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评论】《鱿鱼游戏》全球热映折射韩国残酷社会现实
作者:李杨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0/14/2021 3:59:32 PM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13日报道,全球知名流媒体平台Netflix宣布《鱿鱼游戏》成为其史上开播观看最高的剧集。该剧自9月17日上线以来,在不到4个星期内的全球观看人次为1.11亿,超过此前冠军《布里奇顿》开播四周8200万观看量的数据。此外,该局还登顶全球94个国家的“今日收视榜”。诚然,《鱿鱼游戏》在全球的热播凸显韩国原创内容的综合实力,但这部剧也折射出韩国当下严峻的社会现实。

《鱿鱼游戏》的全球热播有其特殊的现实背景。《鱿鱼游戏》的故事本身并不新鲜,主要讲述的是一群负债累累、走投无路的社会边缘人,在被引诱后,加入一场喋血游戏。游戏奖金预设为1人1亿韩元,456名参与者需通过“一二三木头人”“拔河”“打弹珠”等六道关卡。闯关胜利者可进入下一轮游戏,失败则直接被射杀,奖金自动流入胜利者奖池。最终的获胜者可拿到456亿韩元的巨额奖金。在《鱿鱼游戏》之前,就已有多部类似题材的影视作品,如《动物世界》《弥留之国的爱丽丝》等。这部剧的剧情最初源自10年前,但当时无人问津,而时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论是社会,还是经济,抑或是个人生活都受到不同程度冲击,由此使人们能更加感受到故事的真实性,也更能产生共鸣。这正是《鱿鱼游戏》全球热播的重要原因。

《鱿鱼游戏》折射韩国严峻的贫富差距。剧中,数百名因无法承担巨额债务、过着地狱般垂死挣扎的人们,为了抢夺最后1名优胜者的巨额奖金,在游戏过程中残酷地杀个你死我活,而富人们却在幕后一边喝着美酒,一边欣赏着一切。这实际上恰恰反映出在韩国财阀社会下,底层人民在极端的竞争环境下,逐渐磨灭人性的悲惨现实。比如,韩国统计厅8月19日发布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韩国仅收入上游20%的人群收入增加,与收入下游20%人群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在市场中获得的工资收入、营业收入虽然增多,但去年发放的全民灾害补助的效果消失后,收入分配指标再度恶化。此外,根据韩媒稍早前报道,新冠疫情加剧韩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很多人在失去工作的同时,奢侈品店门口却排起了长龙;韩国房价涨幅创14年来新高;三星电子等韩国大企业2020年的营业利润同比增长近30%,而中小企业全年都在负增长。 因此,正是在如此严峻的贫富差距下,很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韩国民众才不顾一切想要获取巨额财富,改变人生,亦如剧中所表现的那样。

《鱿鱼游戏》折射韩国社会阶层固化。在韩国,有“勺子阶级论”的说法。这套理论是将韩国年轻人的经济地位大体分为6个阶层,即处于社会最尖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富二代们家庭总资产超过200万美元;“银勺阶层”次之,总资产在100-200万美元至今。而在“银勺”之后,还有“铜勺”“木勺”“塑料勺”等几个阶层。这样的说法虽然带有一些阶级划分的意为,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了韩国社会的阶层固化,即家庭环境好的人能接受高质量的教育,获得更为有利的就业,并将一直成为“人生赢家”,而家庭环境艰苦的人,接受高等教育后需要还贷,就业也很难,很容易陷入大量的债务负担,即使再怎么努力,都难以出人头地。实际上,在《鱿鱼游戏》中,韩国社会的阶层固化也有淋漓尽致的体现,众多来自社会底层的参赛者之所以不顾一切的参加生死比赛,不单单是为了获得巨额的奖金,也是为了借此突破阶层固化,实现人生的转变。

最后,《鱿鱼游戏》的全球热播确实再次凸显了“韩国制造”的综合实力,但其背后所折射出的贫富差距、阶层固化等问题,实际上并非仅存在于韩国,反而在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也有存在。因此,观看这部热门剧作之后,更应该反思的是如何解决这些课题。(作者系青年国际问题学者)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