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专访】中日两国在疫情防控研究上应进行积极合作
——访东京医科大学教授落谷孝广
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3/17/2021 7:44:19 AM
 

迄今为止,我在日本已经采访了6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曾经采访过一位被提名为诺奖候选人的科学家。近日,我采访了未来有望获得诺奖的东京医科大学教授落谷孝广先生。他的强项在于癌症的早期发现,他对新冠疫情治疗与防控更有自己独特的技术。下面是访谈摘要。

一、未来可能获得诺奖的研究成果

蒋丰: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采访。我知道您先后在日本的国立癌症中心研究所、国立癌症研究中心研究所等处工作,在癌症的早期发现以及肝再生医等方面取得了众多的研究成果,也因此成为世界著名的研究者。首先,我想请您介绍一下自身研究中站在世界前沿的成果。

落谷孝广:我非常高兴地接受贵刊的采访。的确,我一直在日本的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从事癌症诊治的研究工作,并取得了一些全球首次的研究成果。

其一,是在乳腺癌中发现了一种对抗癌剂能产生抵抗的癌症基因——核糖体结合蛋白2(RPN2)。为了抑制这种癌症基因,我们对乳癌进行了全球首次的核酸医药临床试验。这个发现是在2006年左右,我们也申请了专利,并从2014年开始进入对人的治疗研究。

其二,是对13种癌症(大肠癌、胃癌、肺癌、乳腺癌、前列腺癌、食道癌、肝癌、胆道癌、胰腺癌、卵巢癌、膀胱癌、肉瘤、神经胶质瘤)的早期发现方法。其实操作较为简单,一滴血便可以准确地测试出血液中的癌细胞释放出来的一种被称为“微RNA(核酸) ”的物质,确定是什么样的癌症,这是癌症早期发现的一个划时代的发明。现在已经进入实用化阶段。我想,这也是全球首次的成果。

其三,是肝脏方面的研究,这也可以说是我毕生的研究事业,主要研究的课题是治疗肝癌和肝炎等肝脏疾病。

肝脏是人体内唯一可以再生的器官。我们在2017年首次发现了再生肝脏的新系统。现在,成功制作出了可以治疗众多肝脏疾病患者的高安全性的细胞,实现了全球首次的挑战。现在,正在为开展日本国内最初的临床研究而进行准备。

2017年,我得到诺贝尔基金会的邀请,并且作为特别受邀者发表了演讲。其内容是通过癌细胞释放出的Exosome(由活细胞分泌的膜性小囊泡)让癌细胞转移的新机制。诺贝尔基金会给予的评价是:Exosome研究是癌症领域里一项非常有前途的研究。

我认为,这是将Exosome的研究者推向诺贝尔领奖台的一个关键的台阶。为什么癌细胞会转移到大脑、会转移到肺部,为什么卵巢癌会在腹膜进行扩散,我们的团队通过研究,明确了这种转移机制,这也是一项巨大的成果。

二、划时代的新冠疫苗

蒋丰:目前,世界性的新冠疫情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这也给很多国家的国民的生活来了很大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国疫苗的期待都很高。在您看来,这种疫苗的确有效吗?此外,一种异的病毒也正在出现,您对此是怎么看待的呢

落谷孝广:这是当前全世界都面临的重大问题。现在,很多制药企业都通过使用mRNA——由DNA的一条链作为模板转录而来的、携带遗传信息能指导蛋白质合成的一类单链核糖核酸,在世界上推出了针对新冠疫情的新疫苗,其中一部分已经投入使用了。

可以这样讲,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针对病毒感染症,使用mRNA制作疫苗。现在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建立在漫长的基础研究历史之上的,而不是一蹶而就的。

一般人都知道DNA,却不知道什么是RNA。根据基础研究,现在尝试使用这种RNA来治疗各种各样疾病的时机正在到来。为此,为了把核酸注入体内,在注入核酸后又不破坏核酸,就需要一个叫做“递送”的系统。

现在,把一种(生化)核糖体与mRNA作为疫苗进行注射,应该说不仅是有效的,更是划时代性的新型疫苗。

这种新型疫苗是在长期进行核酸医药研究的基础上出现的,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出现的。今后,这个疫苗的效果会得到不断地验证。不管怎样讲,与迄今为止的疫苗相比,mRNA可以针对病毒变异,的变化,不断地进行调整并且快速地生产出来。

mRNA疫苗是一种特殊的可以随机应变的疫苗,无论出现什么样的变异病毒,它都能够对应,所以它是一种比传统的疫苗能力具有更高效益的疫苗,我对它很是期待。

坦率地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研制出了新型疫苗,实在是令人吃惊的。但是,只要了解新冠病毒,并且知道它的序列,就可以设计RNA。这次的新冠毒就是RNA病毒。通过制造与此相同的一部分RNA,注射到人的身体中,人的身体就会产生抗体,引起免疫反应,这就是疫苗。因此可以说是集最新科学的智慧而设计的疫苗。

三、中日研究并在世界前列

蒋丰:据说因新型冠疫情而死亡的患者大多是由肺炎引起了重症化。在您的研究域中,有新冠疫情的对应部分?

落谷孝广:有的。其中有两个要点。第一个是诊断。新冠患者大量增加后,普通患者,例如癌症患者、糖尿病患者等疾病患者治疗就会被推迟。因为病床都被新冠患者使用了,正常的医疗就无法进行。

值得庆幸的是,当初预测新冠患者中会有30%转为重症,但现阶段已经下降到10%。重要的问题是,为了防止医疗崩盘,在发现新冠阳性的时候,就要能够看出哪些患者会出现重症,哪些人不会出现重症,这个诊断是非常重要的。

让轻症患者不占用医院的病床,而是住在自己的家里或者宾馆等处进行治疗,从而决定住院的优先顺序是必要的。只有具有高风险重症的人住院,并且进行彻底的管理,才能防止新冠疫情患者重症的蔓延。为此,在确诊新冠患者阳性的时候,必须明确判断谁有重症风险,谁是轻症。我们在血液检查中能够进行确认,现在已经到了实用化的阶段。

这种血液检查推广以后,在医院就可以被告知“你的检查结果虽然是阳性,但不会重症化,你可以继续在家疗养的。”这样,就可以防止医疗崩盘。可以说,这也是我们研究成果的具体体现。

第二个是治疗。我刚才说过,癌细胞会使用坏的外泌体,转移到骨头、肺和大脑。但是大家的身体中也有好的外泌体。这种具有正常细胞的外泌体,或者是我们体内的Stem细胞,都是能够帮助我们治好很多病的。

比如说,我们因此知道了有一种外泌体可以治疗糖尿病、肝硬化、肾脏炎症等疾病。

对于新型患者来说的一个福音,就是我们已经进入了通过从呼吸道吸入外泌体来治疗肺部严重疾病的临床研究阶段。

事实上,去年新冠病毒蔓延后不久,中国的研究人员就发表了全球首次将间叶系干细胞分泌的外泌体用于重症患者的临床研究。现在,大家都在期待带这项研究的进展,我们也和中国的研究者一样,正在准备进行先驱性地Exosome的临床试验。

四、必须具有危机意识

蒋丰:您作最前沿的研究者,怎样预测新冠疫情的收势期呢

落谷孝广:这是非常难以预测的问题。这次的新冠病毒与迄今为止的病毒感染方式是完全不同,感染的目标细胞位于血管内皮细胞。虽然重症患者当中很多有肺炎,但实际上是因为血栓-血液凝固引起的重症以及死亡率更高一些。

一定要看到,我们现在正处于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病毒袭击的状况。同时,因为这种病毒变异的频率高,变异的速度快,导致感染者大量增加。

新冠病毒可以说是非常狡猾的。一开始,它制作了大量的死亡,震惊了全球,现在它似乎盯准了年轻人,悄悄潜伏在患者身上,让病毒持续延续,通过这种新的变异来实现扩大感染的最终目的。

在我看来,今后的大问题不是出现在潜伏病毒的增加,而是出现在爆发性地恶化上面。这是新冠病毒的下一个台阶。现在,变异型病毒已经在日本国内渐渐扩散,很有可能取代现在的病毒,后果将不堪设想。

如果日本出现了新冠疫情“第4波”,那将与此前的第1波、第2波、第3波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变异病毒,已经有多数研究者表明,这会导致新冠患者重症化。对此,我认为必须有强烈的危机意识。

五、中日两国应该携手研究合作

蒋丰:世界性新冠疫情是首先在中国集中而大面积爆发的。与此同时,中国又是在世界上率先成功抑制了新冠疫情的国家。您认为今后中日两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可以有什么合作吗?

落谷孝广:我认为日中两国在疫情防控必须合作而且有很多合作的空间。中国无锡有一家医院,这里是肺疾病的世界顶级研究所。我们与中国无锡这家医院的医生们经常交换讯息和研究成果。

中国的科学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日本和中国的顶尖研究人员们应该携起手来,共同针对新冠疫情以及癌症等等疾病进行研究与合作,这样的阶段正在到来。这也是造福于人类。■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