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日威用梦想和浪漫扣响中国市场
——访笹之川酒造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山口哲藏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8/4/2022 4:37:48 PM
 

总部位于福岛县郡山市的笹之川(Sasanokawa)酒造株式会社,是日本东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地方威士忌酿造所。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业界流行这样一句话:北有Gherry,东有东亚,西有Mars——笹之川酒造与东亚酒造、本坊酒造形成鼎足之势,共同构成引领日威前行的三驾马车。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联袂《日本华侨报》到访东临阿武隈山地、西枕猪苗代湖的这片神奇土地,在笹之川酒造株式会社安积酿酒厂采访了第十代掌门人、代表取缔役山口哲藏,听他讲述酿造威士忌的缘起、与安积平原的情感羁绊以及对中国市场的展望。

称霸东北历史悠久

《日本华侨报》:提起笹之川酒造,用历史悠久、蜚声世界来形容是毫不夸张的。一家创业超过300年的日本老字号,为什么会在1946年涉足威士忌酿造领域?请您讲讲笹之川酒造酿造威士忌的缘起吧。

山口哲藏:宝永七年,也就是公元1710年,笹之川酒造在猪苗代湖南岸开坛起业,大概在1765年(明和二年)迁移到郡山。丰沛的水资源和丰富的植被,是这片土地慷慨的馈赠,也为清酒和烧酒的酿造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自此,笹之川酒造就在阿武隈川环抱中的安积平原扎下根来。

说起来,那是笹之川酒造传到第八代掌门人,也就是我祖父手中的时候。大概在1943、1944年前后,日本即将战败,全国粮食紧缺。酿造清酒,离不开稻米。可人都不够吃,又怎么可能有余粮来酿酒。

面对战争阴云下的粮荒,笹之川酒造只能想方设法自救。于是用红薯、土豆等代替稻米,酿造高度酒。然后再将这种高度酒与威士忌原液调和,制造出二级威士忌。当时,我们向郡山税务所、仙台国税局层层报批,希望藉此获得威士忌酿造许可。

经过不断试验、调配和改良,笹之川酒造已经可以向市场提供完全成熟的产品了,却因为迟迟没有等来酿造许可的批复,只能望酒兴叹。当时的日本大藏省(现财务省)主税局的局长,是后来成为首相的池田勇人。我的祖父就直接带着笹之川酒造的威士忌样品和当地产的烟草找到了池田勇人,用地方特产的魅力说服了他(笑)。就这样,威士忌酿造许可在两周后批了下来!不能否认的是,当时日本推出了支持和鼓励酿造威士忌的政策,能够顺利得到批复与这个大背景不无关系。

拿到威士忌酿造许可是在1946年,那个当时,整个日本东北地区只有我们笹之川酒造拿到了威士忌酿造许可。因此,笹之川酒造的Gherry威士忌普一上市,就迅速赢得了那些个性豪迈的北方男性消费者的喜爱。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像Gherry威士忌这样的高度酒大受欢迎,消费者常常抱怨供不应求,这真是令我们感到高兴的“烦恼”啊。

笹之川酒造酿造威士忌的初衷,充满了戏剧性。后来,我们也经历了地方威士忌繁花似锦的时代,经历过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主导的制裁风波,也在酒税法的冲击下有过暗淡时期,一路历经风雨、砥砺前行,走到今天。今天的笹之川酒造,以日本东北地区历史最为悠久的地方威士忌品牌著称于世,并以始终如一的过硬品质回馈着消费者。

时间沉淀出的人间美味

《日本华侨报》:2022年3月,在由业界权威媒体《威士忌杂志》主办的世界威士忌大奖(World Whiskies Awards)上,笹之川酒造荣膺桂冠,领衔全球。您能介绍一下贵社威士忌的特色吗。

山口哲藏:酿造威士忌的原料,看起来非常普通,无非就是麦芽、水和酵母。然而,在此基础之上,还有一个异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时间。说是时间主宰了威士忌的口感,一点都不夸张。

我们选用来自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的发芽大麦作为原材料,并藉此酿造出口感丰富的威士忌原液。笹之川酒造所酿制的威士忌,清甜沁润,香气馥郁。轻轻啜饮,一种淡淡的焦香在喉间漾开,悠远的回甘带来身心的彻底放松。

除此之外,“赠予天使的部分”比例高,也是笹之川酒造出品威士忌的特点。所谓“赠予天使的部分”,是指密封在酒桶中的威士忌原液,在陈酿过程中被自然蒸发掉的部分。“赠予天使的部分”的多寡,决定了原液陈酿的速度。一般的威士忌在两个百分点左右,而笹之川酒造的在三到六个百分点之间波动,所以口感更好。

贮藏于酒窖中的威士忌原液,如同童话中的睡美人一般,一旦从酣梦中醒来,就将绽放新的光彩。让原液尽情的蒸发,当天使获得他那一部分后,剩下的就是时间沉淀出的人间的美味。

继承开成社创立者的梦想

《日本华侨报》:我听说,笹之川酒造还为安积平原的 做出过不朽的贡献。建在安积平原的蒸馏所也于2016年的冬天正式投产运营。

山口哲藏:安积平原是一片特殊的土地。在明治维新之前,这里似乎被人类遗忘,毫无人力开垦的痕迹。为借助水利之便,拓荒安积平原,同时也是响应被尊称为“安积开拓之父”的中条政恒的号召,25位郡山当地的有志之士在1873年(明治六年)成立了开成社。我的曾祖父,就是创立开成社的那25人之一。

1876年(明治九年),借明治天皇出巡之机,中条政恒和开成社当面献策,获准从猪苗代湖引水到安积平原,并在三年后,作为国家直属的农业水利项目破土动工。由来自荷兰的工程师担任现场监督,并首次将近代土木工程技术运用于日本的水路疏浚,经过短短五年的时间,就实现了通渠送水。

在2016年4月,作为日本近代史上第一个国家主导的工程项目,安积疏水工程被认定为日本遗产。如果没有安积疏水工程,郡山就不可能出产优质的稻米。我们希望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纪念安积,于是在这里建成了蒸馏所。

开发郡山、造福郡山,是开成社前辈们为之奋斗终生的梦想。这个伟大的梦想延续至今并将传承至未来,在安积开展威士忌酿造事业也应该成为推动这一梦想稳步向前的一个重要支撑。

与肥土伊知郎共振日威产业

《日本华侨报》:对日威爱好者而言,您与酿制日威精品“Ichiro’s Malt”的肥土伊知郎之间的逸闻轶事,耳熟能详。但我们更希望从您口中了解到第一视角的信息。

山口哲藏:说起来,那是在2004年,人称“手工威士忌开拓者”的肥土伊知郎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忙接手大约400只威士忌酒桶及几千升威士忌原液。

当时,由肥土伊知郎的祖父创建的羽生蒸馏所正经历并购,“如果找不到接手的人,库存的威士忌就会被废弃”。作为从业者,我深知威士忌的酿成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成本。陈酿的过程,少则三年,多则数十年。

肥土伊知郎对于威士忌有着近乎疯狂的热情,他笃信日威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并为我们展示了全球威士忌市场的走势,尤其是在中国和印度,日威备受关注。出于对酒文化的尊重,同时也对珍藏的威士忌被白白废弃而感到痛惜,我决定代为收购那批威士忌,并与之议定未来的销售模式。

坦白的讲,笹之川酒造的威士忌业务自启动以来,一直发展顺利,供不应求。但在进入平成时代后,却败走麦城,一度被迫关停。2015年是笹之川酒造迁至郡山的250周年,我们决定在这一年重启威士忌原液蒸馏工艺。也正是在那一时期,在肥土伊知郎的协助下,安积蒸馏所于2016年3月启动运营。此后又经过三年沉淀,麦芽威士忌“安积The First”才正式面世。

以更大的热情开拓中国市场

《日本华侨报》:近来,日威在中国消费者,尤其是高端消费者心目中的地位不断攀升。您是如何看待中国市场这块新兴热土的?

山口哲藏:中国消费者给予日威较高的评价,并屡屡拍出惊人的交易价格。这些,我也时有耳闻。市场的积极反馈,当然是一种利好。不过,如果普通品质的威士忌也被炒到较高的价格,是值得警惕的。品酒爱酒之人,必定清楚酒的价格是否与它的品质相契合。名实相副的产品,才是经得起市场长久考验的产品。

我一直非常关注中国市场。早在东日本大地震之前,就开始探索与中方的深度合作。福岛县曾邀请3位来自中国北京、上海等地的网红开展特产品宣传工作,笹之川酒造与一家日式点心品牌入选了宣传对象。我们都在期待中国能尽快解禁福岛县产品的进口,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传来好消息。

《日本华侨报》:在您看来,归根结底,威士忌的魅力是什么?面向未来,您有怎样的发展规划,尤其是对于中国市场。

山口哲藏:威士忌是时间馈赠的珍酿,绝非一朝一夕可得。每一滴原液,都凝聚了匠人们的心血。将梦想与浪漫封存,时光荏苒,幻化为琥珀色的琼浆玉液。静静躺在酒藏中陈酿的威士忌,最长需要静待20载春秋。谁也不知道岁月会交出怎样的答案,每一位参与者,都是在创造未来。

近年来,因看好威士忌的利润空间而开始酿造威士忌的现象也不在少数。但无论如何,既然选择了这一事业,就请用心善待它。保持初心,一以贯之。我们笹之川酒造,将继续制造不负日威美名的优质商品,期待在福岛出口解禁之后,以更大地热情开拓中国市场。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