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掀开“宠妻狂魔”安倍晋三的家庭内幕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7/17/2022 10:55:10 PM
 

7月12日,东京著名的增上寺。7月8日被枪杀身亡的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家族葬”在这里隆重举行。这其间,最夺人眼球的,不是日本政界许多高层人士不顾有关“家族葬”只限于家庭成员及生前好友参加的“潜规则”而来到现场,也不是络绎不绝的民众前来献花,更不是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致了悼词,而是在献花结束即将盖棺的一瞬间,比67岁的安倍晋三小7岁的妻子安倍昭惠突然上前轻轻地抚摸安倍晋三的肩膀,猛然把自己的脸庞贴在安倍晋三的脸庞上,止不住的泪水流淌在上,安倍昭惠嘴中只说着“谢谢”、“谢谢”……

有人说,这是安倍昭惠的爱情之泪;也有人说,这是安倍昭惠的忏悔之泪;更有人说,这是安倍家族一段历史的落幕之泪……

一、从恋爱到结婚的主动权

相亲。两个人相亲的1984年,安倍晋三30岁,昭惠22岁。当时,安倍晋三正在给身为外务大臣的父亲安倍晋太郎担任秘书。作为森永制果公司老板的千金的昭惠,从圣心女子专门学校毕业后,正在日本著名的广告公司——电通公司就业。有一天,她的上司突然对她说,“我这里有一个好男人。”就这样,一场相亲开始了。

相亲的开场并不顺利。昭惠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将近30分钟。到底是忘记了相亲的时间?还是要摆出千金小姐的姿态?或许是有什么原因?安倍晋三都没有问,只是笑脸相迎。此后,两人踏上了一起约会吃饭、打高尔夫球的“恋爱之旅”。

这场“恋爱之旅”虽然称不上是“马拉松之旅”,但恋爱的时间也长达3年,直到1987年两个人才举行了婚礼。用昭惠的话说,“因为我的很多朋友都觉得安倍晋三是一个不错的人,都在旁边催促着我们结婚,我才下决心结婚的。”看来,恋爱也罢,结婚也罢,主动权从一开始就没有掌握在安倍晋三手中。

二、打破潜规则的“第一夫人”

1993年,安倍晋三继承父亲安倍晋太郎在家乡的选举地盘,第一次当选为众议院议员。然后,安倍晋三一路飙升,在小泉纯一郎政权期间,先后担任内阁官房副长官、自民党干事长、内阁官房长官,2006年52岁之际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这个时候,安倍昭惠自然成为了“第一夫人”。

在日本政界,作为“第一夫人”,也要遵守“潜规则”的。比如,与首相一起出访的时候,夫人要在丈夫身后三步的距离。但是,任性的安倍昭惠不管这些,第一次与安倍晋三外出国事访问的时候,居然与丈夫手牵着手登上了政府专机。这让日本媒体十分震惊,都以大幅照片做了报道,并称日本政界正在更换一张新的“脸”。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安倍晋三在做了一年首相的时候,突然以身患溃疡性大肠炎为理由,辞去了首相的职务。当时,万夫所指,认为安倍晋三是一个“公子哥”,是一个“毫无责任感的政治家”,指责安倍昭惠作为夫人没有管理好丈夫的身体健康。

日本媒体称安倍晋三自此过上“卧薪尝胆”的日子。到了2012年,他作为自民党总裁带领自民党在众议院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这一干,就是3188天,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位期间最长的首相。直到2020年9月又一次因为溃疡性大肠炎恶化而不得不辞去首相职务。

三、“鸳鸯夫妇”的苦恼

犹如插播广告一般,这里要谈谈被日本政界赞誉为“鸳鸯夫妇”的安倍夫妇的苦恼。毋庸讳言,这个苦恼就是经历了昭和、平成、令和三个时代,安倍昭惠的小腹总不见微微隆起的征兆。

安倍晋三的外公是被称为“昭和妖怪”的岸信介,战后曾经出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二外公佐藤荣作也曾担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父亲安倍晋太郎一心一意奔着首相之位努力,却落得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结果,67岁的时候散手人寰。这样,安倍晋三就成为这个“政治世家”的接班人,而“接班人”的重任之一就是要有“传承人”。此时此刻,安倍昭惠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很难计算的。

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晋三夫妇没有小孩的责任在安倍昭惠一侧。她曾经到多家医院治疗,自称30多岁的时候周围还没有人说什么,到40多岁的时候周围都投过来怜悯的目光。2016年3月,安倍昭惠好像“破罐子破摔”一样对外表示,“独身的人有独身的人生;没有孩子的人有没有孩子的人生。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神赐予的。我们只要考虑好自己能够做什么事情就好了。”

相比之下,对于没有孩子的事情,安倍晋三对外从来没有讲过一句抱怨。

四、安倍晋三可能的“传承人”

安倍晋三可以“忍”,安倍昭惠可以“闹”。但安倍晋三今年94岁的母亲安倍洋子却不愿意自己这个做了首相的二儿子后继无人。

老太太为安倍晋三选了两位传承人。一位是安倍晋三的哥哥安倍宽信的长子安倍宽人,今年32岁。一位是安倍晋三的弟弟、当今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的长子岸千世,今年31岁。

谁料,这件事情好似常常不顺利的包办婚姻一样,安倍宽人不听奶奶的话,表示对做“传承人”没有兴趣;岸千世已经从富士电视台辞职,正在给父亲岸信夫做秘书,认为自己未来可以通过父亲的路径进入政界,不需要借助安倍晋三的光环。

这样下去,安倍晋三真的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了。

五、安倍夫妇曾经准备离婚

虽然日本政界把安倍夫妇称为“鸳鸯夫妇”,但政界对安倍昭惠的评价并不高的,最为经典的评论是:“这个女人,往好里说,是表里如一;往坏里说,是没有节操。”日本媒体则非常暧昧地称安倍昭惠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人”。

说起来,不外乎是这样几件事情。一件事情是2012年安倍晋三第二次出任首相之前,安倍昭惠强烈反对,声称不愿意再过那种首相出访她要负责在提包里装“尿不湿”的日子。但是,有着政治世家DNA的安倍晋三执意再次出山,交换条件是老婆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结果,这边是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二进宫”,那边是安倍昭惠开了一家居酒屋,经常是喝的酩酊大醉深夜归来,夫妻关系出现了裂痕。

与此同时,安倍昭惠在安倍晋三面前以“家庭内在野党”自居,常常是锣打锣地对着干。比如,主动声援反核电的斗士;比如,积极发言,认为日本社会应该容忍大麻的存在……

最大风波发生在2017年2月。位于日本大阪市的学校法人“森友学园”把一块应该售价为13亿日元以上的土地白白地拿到手了。他们向当地政府申请这块土地时,拿出的理由之一是安倍晋三首相的夫人安倍昭惠曾经到学园做过视察,并且担任了学园的名誉理事长。此事曝光以后,森友学园声称曾经给安倍昭惠捐款100万日元,还把与安倍昭惠来往的邮件披露出来。

这个时候,安倍晋三在家里愤怒起来,指责妻子言行轻率,两个人一度互不说话,有事情需要靠秘书和保姆来沟通。

这个时候,安倍晋三的母亲安倍洋子愤怒起来,直接把儿媳妇安倍昭惠叫过来,大声问她:“你知道你做的事情给我们家带来了多大的伤痕吗?”从那以后,安倍洋子对儿子安倍晋三的口头禅之一,就是“好好看着你那媳妇啊,不要让她又干出什么来。”

据说,这个时候,安倍晋三夫妻都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六、“护妻狂魔”安倍晋三

人们很快发现,尽管安倍晋三也曾在友人面前说过妻子“愚痴”,但他们的离婚进入“秒读阶段”,特别是许多政界要人催劝安倍晋三离婚的时候,他总是微微一笑了事。

当年,相亲之时,因为昭惠的迟到,有人向安倍晋三提出忠告,不要考虑这桩婚事。安倍晋三的回答是,“昭惠是一个让我憧憬的女人。”

当年,安倍晋三准备结婚的时候,家里还是有人反对,安倍晋三大声说道:“没有关系。你给我闭上嘴好好看着吧。”

每逢深夜安倍昭惠大醉归来,安倍晋三总是起身照顾她,给她喝水,帮她解酒。

安倍晋三在小泉纯一郎内阁担任官房副长官期间,每个月只能在家里吃一次晚饭,每天早上则要在家里吃安倍昭惠做的早饭——必不可少的胡萝卜汁。有时候,安倍昭惠要睡懒觉,安倍晋三就会腻腻歪歪地对她说,“你不起来给我做胡萝卜汁,我一天都会不舒服的。”

安倍晋三维持夫妻关系的“口诀”是:“在家里,丈夫要有表扬妻子的勇气”,他还声称“‘家庭幸福就是向妻子投降’。这是我家夫妻关系圆满的秘诀。”

森友学园丑闻曝光以后,在野党要求安倍昭惠到国会进行现场说明,安倍晋三雷霆爆发,愤然表示,“如果谁非要这样做,我不惜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如果昭惠真的有经济问题,我不惜辞去首相职务。”

这个时候,安倍昭惠向安倍晋三表示,“如果我妨碍了你的政治生涯,我们就离婚吧。要不,我们就‘卒婚’——婚姻毕业吧。”

最后,安倍晋三没有做出这个选项。

七、最后的握手

今年6月9日,安倍晋三与安倍昭惠举行了“珊瑚婚”——结婚35周年纪念。与此同时,这个月还是安倍昭惠60岁生日。日本媒体报道,那一天,安倍晋三比约定时间早早地到了位于东京目黑的八芳园,他说是为了提前练习一下钢琴,在宴会上要给妻子弹一首钢琴曲。安倍昭惠则在宴会上动情地表示,“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和阿晋成为夫妻的。”

7月4日,安倍晋三位于东京涩谷区的家附近的居民表示,“清晨看见安倍夫妇一起带着狗散步,周围没有贴身警卫。”

7月8日清晨,安倍昭惠把到奈良讲演的安倍晋三送出家门口。中午11点半过后,安倍昭惠接到丈夫遭到了枪杀的讯息。她立即乘车到东京车站,然后乘新干线抵达千年古都——京都,再从京都乘坐近铁列车前往奈良,到奈良后乘车前往奈良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当天下午4点55分,安倍昭惠到达医院时,发现医院并没有集中抢救治疗室,丈夫躺在外科治疗室的病床上,戴着人工呼吸器。周围有10多名医生。

安倍昭惠扑上前去,一面连声高喊着“阿晋”、“阿晋”、“阿晋”、“阿晋”,一面紧紧地拉着安倍晋三的手。整整8分钟,安倍昭惠发现握在自己手里的安倍晋三的那只手渐渐地凉了起来。她坚毅地对医生说,“这样,就可以了吧!”医生摘下人工呼吸器的时间是7月8日下午5点3分。4分钟以后,医院举办记者会见,宣布安倍晋三死亡。

日本政坛,一对鸳鸯夫妇的生活落下了帷幕。“管好家人”,成为一道历史永恒的话题。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