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把岁月珍酿的威士忌分享给全世界
——访株式会社Venture Whisky社长、秩父蒸馏所创始人肥土伊知郎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6/24/2022 1:50:48 PM
 

肥土家族传人肥土伊知郎,是株式会社Venture Whisky的社长,也是享誉全球的秩父蒸馏所的创始人,一位将日威送上神坛的风云人物。2019年,他在国际烈酒大赛(International Spirits Challenge)上压倒群雄,获得年度最佳首席调酒师(Master Blender of the Year)。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日本华侨报》有幸参观了秩父蒸馏所,与人称“日威鬼才”的肥土伊知郎面对面促膝长谈。

那批威士忌原液就像我的孩子

《日本华侨报》:我们了解到,株式会社Venture Whisky是于2004年创立的,当时员工加老板只有一个人,就是您自己。您还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款威士忌,是为了纪念那段艰难的历程吗?

肥土伊知郎:肥土家自江户时代起世代酿造日本酒,到我父亲是第20代,我的祖父是羽生蒸馏所的创始人。我本来在三得利做营销,打算一干就是一辈子。没曾想,日本酒销路整体在走下坡路,家族产业陷入困境,甚至到了不得不卖掉酒厂的地步。

作为第21代传人,我有责任共同面对困境,而且新买家也希望我能留在酒厂工作。然而我与他们在对酿酒业,尤其是在对威士忌的认识上,有着很大的分歧。在他们看来,威士忌很不划算,酿造时间过长,存放酒桶需要空间,而且无法保障销路。为此,他们设定了一个期限,如果在期限内找不到买主,就要处理掉羽生蒸馏所的400多桶威士忌原液。

在那批威士忌里原液里,有发酵了近20年的。在我看来,它们都像是自己的孩子,哪有把快到20岁的孩子抛弃了的道理。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把它们送出社会,让更多人知道它们的存在。为此,我创建了一家新的公司,既然没人买走它们,不如就交给我好了。

业界有这样的规定,有威士忌酿造资质的酒厂,才可以存储威士忌原液。如果擅自转移这批威士忌原液,还需缴纳数额不菲的酒税。我到处寻求帮助,但过程并不顺利。后来找到福岛县的一家公司,他们跟我很有共鸣,认为“将发酵了几十年的威士忌原液白白倒掉,将是整个业界的损失。”

就这样,400多桶威士忌原液被大卡车载来载去,几经迁徙,后来又更换了酒桶、在发酵上下功夫,最终制成了600瓶威士忌。

为这批酒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因为是单一麦芽威士忌,我考虑过用蒸馏所的名字命名,也考虑过以故乡秩父命名,最终决定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说起来,杰克·丹尼、约翰·沃克、占边等驰名世界的威士忌,都是以创始人的名字命名的。一开始,我用的是“肥土”这个姓氏,但发音不那么好听,还是名字“伊知郎”读起来更顺耳。

三种身份三种情感都投入给了威士忌

《日本华侨报》:有目共睹,以“伊知郎”命名的Ichiro’s Malt一经问世,连续5年蝉联世界最高奖项,享誉全球。您对这个结果是否感觉意外?一举成名的关键是什么?

肥土伊知郎:其实我也很难说清楚。但我想,这与自己深爱着威士忌不无关联。我创建公司是在2004年 ,但其实从2002年开始,我就拿着Ichiro’s Malt去各个酒吧,请酒吧的老板和调酒师品尝。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对市面上形色各异的威士忌有了更深入的理解。

在那2年间,我走访了两千多家酒吧,品味了不下于六千杯威士忌,这是一种对味觉的打磨。而我的味觉似乎与业界评论家们有一种感性的共鸣,这或许是能获得好评的原因之一。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从父亲手中继承的那批威士忌原液。经过事实证明,父亲留下的的确是无可取替的佳品,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秩父蒸馏所是从2008年开始自主酿制威士忌的,能调配出完美的口感,大概就得益于曾经拜访过那么多家酒吧,品尝过那么多种类的威士忌吧。

《日本华侨报》:您对于威士忌的热爱,究竟是源于匠人精神的传承,还是一种创造者的成就感?

肥土伊知郎:一开始是在品尝威士忌的过程中,感知到它的魅力所在,由此喜欢上了威士忌。再后来是在亲手酿造威士忌的过程中,萌生了一种类似于生身父母般的创造者的情感。一想到这些威士忌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难免有些伤感。最后,还要提醒自己,仅仅满足自身的喜好制作威士忌是不够的,必须同时顾及到消费者的喜好,这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吧。

可以这么说,我对威士忌的热爱,是混合了自身、创造者和匠人的三种身份、三种情感在里面。

日威在中国市场还有发展空间

《日本华侨报》:近年来,日威市场大振,海内外的爱好者也明显增加,尤其是在中国,还有出于投资目的收集。您如何看待这种趋势,如何预测日威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肥土伊知郎:确实是这样。威士忌市场在2007年触底,此后就进入持续回升的状态。我还是非常幸运的,秩父蒸馏所是在2007年11月底完工的,转年威士忌的消费量就开始攀升。

2014年9月播放的NHK早间电视剧《阿政》,也让大家认识到了威士忌的魅力,加速了威士忌的人气上升。就连西武秩父站前的老妇人们聊天,都聊的是酿造威士忌需要什么原料。这委实出乎我的意料,也说明威士忌正在成为一种日常饮品。

如今,包括年轻人和女性在内,威士忌粉丝越来越多。在居酒屋喝high-ball似乎是一种潮流,而且大家还热衷于品尝各种单一麦芽威士忌,又或者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型蒸馏所的威士忌。

威士忌在日本的发展,也经历了一个相当曲折的过程。战后的日本筚路蓝缕,走的是低价路线。而随着经济腾飞时代的开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好的口感、新的乐趣。

说起来,日威的诞生本就是一段极具浪漫色彩的往事。“日威之父”竹鹤政孝在前往苏格兰寻访威士忌酒厂的过程中邂逅了丽塔,二人结为伉俪,并一同返回日本。如今,日威得到了全球消费者的关注,不仅在亚洲畅销,还走进了美国市场。

中国人口众多,经济发展也赶超了日本,所以今后威士忌在中国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秩父蒸馏所也经常接待来自中国的日威爱好者。作为我个人来说,当然是希望秩父蒸馏所的威士忌能获得全世界的肯定,能让大家都满意,能更多地走向海外。

威士忌是百年岁月馈赠的佳酿

《日本华侨报》:2023年是日威诞生一百周年。在您看来,威士忌最大魅力是什么?您的梦想又是什么?

肥土伊知郎:从大麦变成高度酒,只需要一至两周的时间,但将原液灌装入桶,贮藏、发酵,则需要十年以上的时光。装酒的木桶,从一棵小树苗成长为一樽酒桶那么粗的大树,也需要一百年乃至两百年才行。所以说,威士忌是百年岁月馈赠的佳酿。我们品尝的不仅是味道,还有时代、历史、岁月。这种浪漫的感觉,就是威士忌最大的魅力。

说起我的梦想,那就是喝到秩父蒸馏所酿造的30年藏威士忌。我们于2008年首次自主生产威士忌,这批威士忌已经在酒窖封藏了14年,还要再等16年。也就是说,酿造一批威士忌,就要倾注我30年的寿命。不过,就算让我用寿命来交换,也甘之如饴。因为在我看来,没有比威士忌更不可思议的饮品了。■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