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大器晚成的威士忌在期待中国消费者
——访本坊酒造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社长本坊和人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6/24/2022 1:45:17 PM
 

1872年,明治维新后的第五个年头,本州岛南端的鹿儿岛县诞生了一家本坊酒造。在此后的一个半世纪里,本坊酒造先后于福冈县、山梨县、长野县、大阪府、东京都等地设立蒸馏所、营业所及研究所,发展成为日本屈指可数的综合性酒业集团。

本和酒造自1949年开始生产威士忌,“Mars3plus25”系列在2013年世界威士忌大奖赛(WWA)上夺得最佳调和威士忌的冠军,成为享誉全球的名品。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日本华侨报》联袂前往本坊酒造位于长野县的MARS信州蒸馏所,与本坊和人社长畅谈威士忌的魅力,探讨今后的中国业务等。

起步早于整个日威行业

《日本华侨报》:本坊酒造拥有150年的悠久历史,可以说是与日本现代化发展同步的企业。据我们了解,本坊酒造是在1949年拿到威士忌牌照的,这要早于整个日威行业的起步。当初是源于什么契机开始酿造威士忌的?

本坊和人:鹿儿岛县盛产红薯,所以以红薯为原料的烧酒酿造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战败后的日本满目凋敝、百业待兴,作为起步于鹿儿岛县的地方性企业,如何在时代变迁和激烈竞争中保持长久的生命力,是我们的一大课题。

我们打算充分发掘地方优势,在烧酒的基础之上,拓展洋酒业务,于是申请了酿造威士忌的牌照,1960年在山梨县的笛吹市石和町建造了能够酿造葡萄酒和威士忌的酒厂。

日本自然环境得天独厚

《日本华侨报》:在世界顶级酒类评比中,本坊酒造的威士忌多次荣膺大奖。对于自社的产品,相信您是最有发言权的。本坊酒造的威士忌具有哪些优势?

本坊和人:最初我们是在鹿儿岛县申请的酿造牌照,后来移至山梨县,再后来又转到长野县。1985年在长野县竣工的MARS信州蒸馏所,是本坊酒造最为核心的威士忌酒厂。

而另一方面,我们也于1969年在鹿儿岛县重新申请到酿造威士忌的牌照, 2016年又增设了MARS津贯蒸馏所。也就是说,我们在长野县和鹿儿岛县各有一个蒸馏所,两座蒸馏所相隔遥远,气候也明显不用,所以能生产出口味迥异的威士忌。

我们还在世界自然遗产屋久岛设立了威士忌储存仓库。位于不同地点的2所蒸馏所和3座储存仓库,让我们有了口味多变的威士忌原液和绝佳的发酵环境。

这样的环境条件非常难得,一般的中小规模的酒厂很难拥有。我想,能够同时为消费者提供风格和口味多样化的威士忌,就是我们本坊酒造的优势所在吧。

《日本华侨报》:近年来,日威“威震四海”,不仅走向了亚洲,还走向了世界。请您介绍一下,日威与欧洲的威士忌有什么不同?

本坊和人:首当其冲的,就是水源不同。日本各地几乎都有适合酿造威士忌的软水,其中更不乏优质水源。这是日威的一个天然优势。

此外,日本四季分明。以威士忌源产地苏格兰为例,当地年平均气温始终在摄氏19度上下,而日本春夏秋冬气温变化明显。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陈年日威在酒桶里反复经历热胀冷缩等多重变化,口感也就更加丰富香醇。这是日威的特点,也是让日威赢得全球赞誉的原因之一。

信州最宜于酿造威士忌

《日本华侨报》:我们所在的这个MARS信州蒸馏所,是1985年开设的吧。为什么要从鹿儿岛搬到山梨又搬到长野来呢?

本坊和人:1960年,我们先是在山梨县建立了蒸馏所,开始生产威士忌,但在商业化拓展阶段遇到问题,不得不于1972年关停。时间转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地方酒造与大型酒厂走向两极分化,人们开始关注各具特色的小规模的地方酒造,并由此兴起一股品尝地方威士忌的热潮。我们也乘此东风,市场份额激增,时任社长的本坊龙吉便决定把握住这一机遇,增设新的蒸馏所。

我当时正负责本和酒造在山梨县的业务。当时山梨县的生产线全都变成了葡萄酒,所以有必要重新寻找一个适宜生产威士忌的地方。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找到了一片理想的区域——长野县宫田村,位于阿尔卑斯山脉的驹岳山山麓。这里遍布优质水源,植被丰富,自然环境怡人,是非常理想的环境。

被誉为“日本威士忌之父”的竹鹤政孝在苏格兰学习威士忌酿造工艺期间,写下过一本《威士忌实习报告书》,又称《竹鹤笔记》。据笔记里记载,他也想在日本寻找一处跟苏格兰相似的地方,最终找到了长野县宫田村。

互换原液共推日威大业

《日本华侨报》:我们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新闻,2021年4月,本坊酒造的MARS威士忌与秩父蒸馏所的Ichiro’s Malt威士忌,通过原液交换的方式,推出了联名款。想听您讲讲这背后的故事。

本坊和人:日本根据酒税法,曾将威士忌分为特级、一级、二级。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任英国首相的撒切尔夫人认为日本的酒税不合理,并向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提出申诉。在这种情况下,1989年,日本政府被迫修订酒税法,废除了威士忌的分级制度。

在海外威士忌的冲击下,日本国内市场需求不断萎缩,我们不得不一旦停止生产威士忌。靠着销售库存的原液,细水长流地维系着本坊酒造的品牌。

逐渐地,日威在世界范围里重获好评,整个大环境都被一种复苏的动力所牵引。我们也在2009年决定重启威士忌,并于2011年正式复产。

秩父蒸馏所创产于2008年。自创业之初,就与我们有着密切的技术交流,我与秩父蒸馏所的肥土伊知郎社长也是一见如故。2015年,我们更是相约横跨北美大陆,一同去了波士顿、纽约、拉斯维加斯、洛杉矶等地,一路上举办日威研讨会。

我俩约定,在2015年交换威士忌原液,带回各自的仓库储存、发酵,5年后推出市场。2020年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一年,于是我们也延期了一年,在2021年推出了联名款。

在威士忌的发源地苏格兰,以原液交换的方式推出产品是相当常见的。我和肥土社长都有着共同的心愿,就是在日本推进原液交换,共成日威大业。

一直期待能够拓展中国业务

《日本华侨报》:近年来,中国富裕阶层对日威的关注和热情有增无减。身为历史悠久的本坊酒造的掌门人,您是否考虑过拓展中国业务?

本坊和人:由于烧酒出口的关系,我曾到访过上海三、四次。至于威士忌的销售,我们在中国香港有代理店,负责亚洲地区的业务。遗憾的是,受“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包括长野县在内的多个县产的食品,至今还不被允许进入中国市场。

本坊酒造在2016年启动了位于鹿儿岛县的MARS津贯蒸馏所。四年之后,第一批单一麦芽威士忌走下生产线。中国大陆的消费者可以通过中国香港的销售渠道,购买MARS津贯蒸馏所出品的威士忌。当然,我们也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产品,提供给中国大陆的消费者。

有目共睹,中国人口众多、市场深广,经济增速明显。我们非常重视中国市场,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深入开展中国业务。目前,深圳的酒饮批发企业正与我们积极接洽,以期开拓中国大陆市场的业务。

一生一次是威士忌的魅力所在

《日本华侨报》:在您看来,威士忌最大的魅力是什么?您今后有怎样的愿景梦想?

本坊和人:就威士忌而言,原液至为关键。除此之外,还有存储发酵的环境和调配的技术,这三个关键因素缺一不可。如此三位一体的酿造方式,在蒸馏酒里也是独树一帜的。所以在我看来,威士忌就是蒸馏酒中的王者。

人的一生中,大概有四十年时间用来工作。所以一生只有一次出品三十年陈酿威士忌的机会。能够让人花费如此大的时间代价来酿制的酒,就只有威士忌了!

至于还在熟成中的威士忌原液何时可以面世,每年都要借助搅拌机进行检测。看看5年陈酿,再看看8年陈酿……还有一些20年或30年的陈酿。

我们生而为人,也有早熟和晚熟之分。威士忌就相当于“大器晚成”吧(笑)。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的朋友们都能品鉴到我们本坊酒造的威士忌。■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