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洋槐花
作者:黄凤莲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5/6/2022 10:49:25 AM
 

我说的洋槐花,是开白花的刺槐,不是结槐米和槐莲豆子的国槐,也不是开红、紫、黄花的观赏槐。至于为什么叫洋槐花,有说来自北美有说来自德国,有说就产自本土。

山东老家暮春时节,榆钱已落,洋槐花盛开。白花花的一树,一簇簇,一串串,清香扑鼻,惹得蝶飞蜂舞。刚刚品尝过榆钱窝头鲜味的老乡们,开始惦记槐花的香甜。这可是乡间的富贵菜啊!可蒸,可炒,可煎炸,可熬汤,最佳搭配是鸡蛋。

因为洋槐有刺,采槐花不能像撸榆钱那样上树,要在树下用钩子勾断小枝杪,槐树股杈很脆,不像榆树那么柔韧,所以一拉就断,啪啪啪,一会就一大堆,一朵朵撸下来,放进篮里。我们小的时候也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不管有没有灰尘,随手撸一把就放嘴里,甜丝丝的味,美滋滋的心。

蒸好吃,煎好吃,最好的吃法还是熬槐花汤。正好春天的母鸡肯下蛋,家家少不了鸡蛋。主妇们择净槐花,洗去尘土,拌白面,打鸡蛋,搅拌均匀。然后油锅一煎,吱吱啦啦,香味四溢,加上热水,也可加紫菜粉条木耳等,配好咸盐青葱香菜姜丝花椒粉,入锅,略开一会就好了,真是一锅鲜!一人一大碗,再加点醋,喝汤吃菜,呼呼啦啦,绝妙美味。我们鲁西南人最爱这一口,如果春天吃不到榆钱窝头,喝不上一碗槐花汤,那简直是一整年的憾事!

城市讲绿化,那就开车很远到郊区采摘,偷偷摸摸地解馋。真的有这么两年,我随女儿去了卢森堡客居。那个春天很是想念老家的榆钱窝头和味美槐花汤。想不到去北部游玩时还真看到稀有的一棵榆树,但它长在峡谷里,从悬崖边只能望其树梢,只好冒险撸了一小把,仅能做两个榆钱窝头,以后再也没有见过。

洋槐树比比皆是,是卢森堡的一道风景,大路两旁,像两道花墙,如雪似雾。美化城市的观赏树,谁敢动啊!何况是异国他乡,不懂规矩,可不能乱来。你说那个馋啊,就在眼前却不能入口!后来发现,在城的偏隅有一棵洋槐树,我小心地摘了一点,速去速回,发现没事,又去。我发掘了一个好吃法,配肉做馅吃水饺。那段时间已经结识了几位华人朋友,我邀请她们来家吃槐花水饺。大家都说味道鲜美,她们还都不知道槐花能吃呢!我们回国后,听说因为开路这棵槐树竟遭砍伐,槐花饺子于是成了我和华人朋友在卢森堡的一段美好记忆。

又到槐花季节,昨天吃到女儿友人送来的鲜物,勾起上面的回忆。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