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为亚速营洗白?
作者:王景贤  来源:日本华侨报  发布时间:4/26/2022 3:16:28 PM
 

俄乌开战以来,乌克兰政府在欧美的武器援助下,一再拖延停战交涉;而其国民警卫队亚速营则占据医院、剧场、学校和住宅区等民间设施,禁止平民利用人道回廊避难,将平民封锁在地下库,采用以部分民间人士为“人盾”的方式对俄抗战,造成了大量非战斗人员伤亡;双方第三次停战交涉失败后,俄罗斯失去了对乌方的期待,宣布进入第二阶段战斗,马里乌波尔成为最激烈战场,在这里驻守的亚速营正在亚速制铁所发誓“战斗到底”。

这期间,日本始终追随着美国和北约国家一起支援乌克兰,批判和制裁俄罗斯。显然,日俄这两个近代以来数经战争的国家,在这次俄乌战争中再次翻脸。面对日方的批判和制裁,俄方不甘示弱,将日本宣布为“非友好国家”,对日方进行反制裁,还于4月22日针对日本外交部2022年《外交蓝皮书》中“北方四岛是日本固有领土、被俄罗斯非法占据”的表现提出抗议,指出“北方四岛都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领土”。

不仅如此,4月上旬,驻日本俄罗斯联邦大使馆官方账号上推出了一张针对日本的照片。照片上的日本人是原日本驻乌克兰大使角茂树。俄方指出,“日本公安调查厅是将亚速营定为新纳粹组织的。尽管如此,日本政府相关人员却与乌克兰阿勃科夫前内务大臣还有亚速营首领比列茨基这样令人唾弃的犯罪人员在一起,实在令人费解”。

所谓公安调查厅,是日本法务省下的行政机关,主要是根据“破坏活动防止法”和“团体规制法”等法律来确保公共安全。和中文通常意义上维持社会治安的“公安”有所不同。该公安调查厅在其网站上原本有着如下记录:“2014年,乌克兰亲俄派武装力占领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由此自称为‘乌克兰爱国者’的新纳粹组织‘亚速营’结成部队。该部队被指曾劝诱欧米出身为中心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或具有新纳粹思想的外国人战斗人员加入,包括该部队在内参加了乌克兰内战冲突的欧美出身者大约有2000名”。

4月19日,日本一家叫做“现代”的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日本公安调查厅从官方网站上悄悄删除了上述“新纳粹组织亚速营“的字样,同时指出这一做法遭到了俄罗斯方面批评。无奈,日本公安调查厅在网站上发了“关于删除国际恐怖组织要览2021中亚速营的相关记载一事”的文章,文章表示,“我们注意到关于公安调查厅认定亚速营为新纳粹组织的不实消息在扩散,感到非常遗憾。在国际恐怖组织要览中,我们只是搜集罗列了国内外相关报道和研究机构公布的报告书上的公开信息,而并非公安调查厅的独自评价。此前的记载并非认定亚速营就是新纳粹组织。”

这番操作下来,日本网友就有些迷惑。亚速营到底是不是新纳粹?

众所周知,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俄罗斯人民发表的第二次电视讲话中特别提到:俄罗斯将“着力于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这里的去纳粹化,就是要铲除乌克兰境内以亚速营为代表的新纳粹组织。俄方表示,2014年以来,亚速营不遵守俄乌签订的明斯克协议,在乌克兰东部地区对俄罗斯语系的乌克兰人进行了无情的屠杀,包括老人和儿童死亡14000人以上。

很多人不了解什么是“新纳粹”?所谓新纳粹,是指二战后寻求复兴和恢复希特勒纳粹主义意识形态的军事、社会和政治运动。他们用新纳粹意识形态促进仇恨和白人至上主义,攻击少数种族和民族。令人发指的是,新纳粹主义已经是一种全球性现象,且已传播至互联网中。他们时常借鉴纳粹主义学说的元素,包括反犹太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仇外、健全霸权主义、同性恋恐惧、反罗姆主义等,甚至要创立“第四帝国”。他们常常否认曾有过纳粹大屠杀,他们使用纳粹标志,并崇拜阿道夫・希特勒和斯捷潘・班德拉等纳粹分子。

因此,俄罗斯总统普京指责乌克兰是纳粹国家,以“去纳粹化”为理由之一对乌克兰发动了特别军事行动。其目标之一,就是目前已成为乌克兰国民警卫队中的亚速营,而亚速营被认为支持新纳粹主义。

现在的亚速营,是乌克兰国民警卫队“亚速”特种作战独立支队,驻扎在亚速海沿岸的马里乌波尔。它由乌克兰极右翼政客安德烈・比列茨基领导民间人士自发建立于2014年5月,由于曾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中参与乌克兰政府军夺回马里乌波尔的战役中而获得褒奖,于2014年11月12日正式由独立民兵队伍晋升为乌克兰国民警卫队。

这支队伍的创建人安德烈・比列茨基是一个极右翼民族主义新纳粹人士。他崇拜二战期间乌克兰纳粹分子斯捷潘・班德拉,仇视共产主义,敌视非乌克兰族裔,曾是新纳粹组织“三叉戟”成员,后来自立门户创建了另一个新纳粹组织“乌克兰爱国者”,以希特勒最精锐部队“党卫军帝国师”的标志“狼之钩”为队伍标志,行纳粹礼,纹纳粹纹身,袭击异见人士和非斯拉夫人。他曾发过一篇文章《乌克兰种族社会主义》,提倡把乌克兰变成帝国,倡议对非乌克兰族进行种族净化,标榜乌克兰白人将带领全世界白人进行十字军东征,反对闪米特人领导的“劣等种族”等等。因此,他集结“乌克兰爱国者”和“82教派”组成了亚速营后一直受外界指控为极右、新纳粹,他们奉行法西斯主义,在后来被乌克兰政府以国民警卫队身份利用到针对乌克兰东部俄罗族裔的战斗中时,他们对平民住宅发起炮轰,极尽电击、水刑、甚至火刑等战争罪行。

尽管后来官方否认亚速营与纳粹主义有任何关联,称其成员背景多元,来自22个国家、甚至包括犹太人。但他们也承认至少在这个组织中有10%-20%的人信奉新纳粹主义。他们曾在公开记者会上宣称自己以杀人为乐事。亚速营成员经常穿戴新纳粹和党卫军的标志和徽章,并毫不避讳地宣扬新纳粹主义观点。该组织的徽章中包含了纳粹党曾使用的“狼之钩”和黑太阳两个纳粹标志,这两个标志也是流行的新纳粹主义符号。亚速营士兵曾被观察到在制服上佩戴与纳粹有关的标志。

亚速营创始人安德烈・比列茨基也于2014年10月26日乌克兰议会选举中,以独立候选人身份通过33.75%的得票率获得了基辅奧博隆区在乌克兰最高拉达的席位。亚速营另一成员奥利・彼得连科也以41.15%的得票率获得切尔卡瑟在乌克兰最高拉达的席位。2014年10月31日,亚速营副指挥官瓦季姆・特罗扬被任命为基辅州警察局长。可见乌克兰新纳粹主义已经登堂入室,成为了国家政治的一部分。

事实上乌克兰的纳粹残余是有渊源的。二战期间,原本为波兰领土的乌克兰西部,因斯大林和希特勒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而被迫接受了苏联统治,因此当德国违背条约入侵苏联进入乌克兰时,他们把德国士兵当作解放者来欢迎,公开与德国人合作,当时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中最激进的民族主义者斯捷潘・班德拉成为领导人,他们协助德国反犹主义和反共分子,针对犹太人等进行了残酷的大屠杀。而当他们感到德国失败不可避免时,便舍弃了以前的盟友,对德国人和苏联人平等作战。1945年德国无条件投降时,乌克兰继续做苏联的一部分,并在其后的很长时间受到美国情报部门的关注和密切联系。

二战后,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逃到欧洲,美国中央情报局在那里为他们提供庇护。直到1945年纽伦堡审判,德国法西斯被绳之以法,但乌克兰纳粹党人却逃脱了同样的命运。1954年他们在美国中情局要求下成立了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OUN,也是这一年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交给乌克兰,乌克兰成为新纳粹领导人的培养基地,1991年激进民族主义政党“全乌克兰联盟自由党”成立,继承了斯捷潘・班德拉理念。他的领导人奥列格・加尼伯克曾宣称:“要歼灭乌克兰的犹太人和俄罗斯人,为乌克兰人打造一个乌克兰人的乌克兰”。此外,德米特罗・亚罗什于1994年成立了极右组织“三叉戟”,2013年他成为乌克兰最激进纳粹组织“右区”成员。由此可见,乌克兰的新纳粹主义是有其传统和渊源的。

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2015年6月美国国会曾通过一项拨款法案,其中规定因亚速营的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禁止向其提供武器和训练。但半年后该禁止法案便被取消。如此几次反复操作后,亚速营从美国和北约获得了军事训练和大量武器援助,2018年其成员也从最初的数百人扩大到了1500人,而政党成员当时已有20000人,这里成为全球极右翼的天堂,20多个国家的极右翼分子前来加入,最盛时达到2000名。

而当下,亚速营首届领导成为乌克兰议员,亚速营本身也升级为国民警卫队,正在为了乌克兰政府在与俄罗斯战斗,因此无论是乌克兰政府还是美国和北约方面,都在默默地为这个曾定位为新纳粹恐怖组织的亚速营迅速洗白。证据之一就是美国的追随者日本公安调查厅的上述操作。在修改后的日本公安调查厅网站上,再也看不出亚速营就是乌克兰具有代表性的新纳粹组织。

其实,美国的这种操作,在以往的历史中曾多次出现,最近的一次可以追溯到东伊运。这个组织曾经在布什时代被认定为恐怖组织,却因为要用来抹黑中国而在彭佩奥时代给洗了白。此次关于亚速营也是同样手法,曾经在美国国会要求将亚速营定为恐怖组织和新纳粹的国会议员,此次为了支持乌克兰,不少人签字为其洗了白。

尽管如此,网络视频中亚速营成员在战争中的各种残酷行径还是标配着他们的本性。为了用民间人士当人肉盾牌,他们不惜向民间人士开枪。有逃出来的乌克兰人证实,“乌克兰的敌人不是俄罗斯,而是乌克兰。”亚速营成员向平民开枪开炮,称平民为“家畜”“人盾”,他们也虐待和杀害俘虏,一个被杀害的女性腹部被划上了希特勒的标志卍字。这些令人发指的战争犯罪行径在因特网发达的时代,瞬间从战场被传到了全世界。

4月21日,俄国联邦市民会议所召开了名为“马里乌波尔地区乌军以及乌克兰民族主义部队的众多战争犯罪”的国际会议,国际市民裁判所对包括来自马里乌波尔地区的200多人在内的共计250以上目击乌军战争犯罪行为的人进行了采访。

而在主战场外,日本和俄罗斯之间正留下深深的隔阂。针对日本公安调查厅对亚速营定性的结论,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发表似乎,“非常不幸,日本站在了仇恨俄罗斯的第一线,站在了仇恨俄罗斯的亚洲第一线。”

应该看清,日本跟随着美国为恐怖主义和新纳粹集团洗白,最终受害的一定是日本自身的安全保障。正如当初美国招募圣战勇士培养训练了ISIS和基地组织,而当战斗结束,最终正是这些恐怖组织让美国吃尽了苦头。同时,俄罗斯政府也不客气地指出,日本并非第一次站在非人道政权的立场上,日本并没有吸取二战中与德国法西斯纳粹结盟的教训,只维护与自己意识形态相同的乌克兰政权,日本的岸田政权正在模仿二战期间日本军部的行为。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