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精游日本】在疯狂时代开启前,留下引以为傲的新巴洛克建筑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31/2022 9:26:37 AM
 

装饰着金色菊花和五七桐纹样的大门缓缓开启,视线沿着凹凸不平的巨幅石板铺就而成的宽阔马车道,来到一幢宛如英国白金汉宫一般瑰丽雄浑的新巴洛克风格建筑前。

白色的外立面上,耀目的金箔被精工巧匠施以镀、镶、嵌、刻等各种各样“魔术”,无声地捍卫着皇室的尊严与矜贵。从主楼缓缓伸出的两翼,将悠悠百年历史拥揽在怀抱之中。

震撼?压抑?奢华?身处其间,百感交集。这里是赤坂离宫,一个经常出现在日本最高规格的国事新闻上的名字,日本的国宾馆。赤坂离宫的全称是迎宾馆赤坂离宫,始建于1899年,耗资相当于今天的500亿日元,历经十年的兴建,才在明治四十二年,即1909年,得以竣工。赤坂离宫的设计者片山东熊,被誉为“日本第一位建筑家”、“日本首位本土西洋建筑师”。他的老师,就是修建了鹿鸣馆、岩崎家家庙、古河庭园等标志性建筑物,并永远地长眠在护国寺的英国建筑师乔赛亚•康德。

赤坂离宫所在的这一片区域,毗邻江户时代旧城护城河,原本属于德川幕府血缘最近的“御三家”之一的纪州德川家。1872年,德川家最后一位将军躲到静冈写字摄影了,纪州藩也将这一片土地奉献给日本天皇。

在修建之初,赤坂离宫作为东宫太子嘉仁的府邸使用的,后来,昭和天皇也在这里举办了婚礼,。赤坂离宫最主要的建筑物,就是拥有地上两层和地下一层设计的本馆,建成指初,本馆的左侧空间,属于皇太子嘉仁,右半边,则是皇太子妃节子的活动空间。曾经的太子嘉仁,后来的大正天皇,在这里接待过的第一位外国要人,就是那位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英国王子爱德华。

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还是皇太子的明仁在这里居住过。再之后,赤坂离宫的所属权从皇室转移到政府手中,这里曾经做过国家图书馆、内阁法制局、东京奥组委的办公地。直到1968年,政府决定进行一次大修,把这里改为接待国宾的迎宾馆。历时六年,花费108亿日元,终于在1974年完成。整修复建之后的赤坂离宫,迎来的第一位外宾,就是时任美国总统的卡特。

赤坂离宫内最引人瞩目的建筑,无疑就是极尽奢华的本馆。玄关处的地板,用来自意大利的白色大理石和来自宫城县的玄昌石。再往里走,来自地中海的马赛克为地面镶嵌多彩而优雅的弧线,法国特有的红色大理石装饰墙面,伴着楼梯,一直延伸到二层,就来到由稀有的意大利紫色大理石塑造的8支巨大立柱所环绕的“楼梯之间”。楼梯两侧,8座黄金打造的烛台,安放在人造大理石围栏之上。为什么用人造大理石,是经济拮据没钱了么?错了,恰恰是钱多烧包。纯粹是为了人造的纹路,更为对称。


朝日之间

楼梯之间的后面,是整栋建筑之中规格最高的房间——“朝日之间”。小矶良平绘制的巨幅油画作品《音乐》和《绘画》一左一右装饰在楼梯之间和“朝日之间”的墙壁上。“朝日之间”的天井画满溢宗教传说的神圣感,背依朝阳的女神,架着马车由天际驶来,在她的周围,片片樱花飘落,如梦似幻。京都西阵织工艺将墨绿色丝线编织成蔓草纹样的壁画,又是一件看似平平无奇,背后满是功夫的精心佳作。


花鸟之间

通常作为宴请宾客之用的“花鸟之间”,可以同时容纳140多人就餐。房间中轴线悬挂着三架繁复层叠的吊灯,一架吊灯就足足有1400多公斤重。这样的体积感,走在灯下,不免有点心惊。来自木曾山林中的象腊木将整间房间包裹,从天井到四壁,无一处不展现出木质的浑厚圆润。房间天井,装饰了绘制着各种猎物的新写实主义风格的24幅大型油画和12幅用金箔绘制的插图小品,出自法国画师之手。四面墙壁,嵌挂30幅七宝烧工艺制成的花鸟小品装饰画,是活跃于明治大正时期的画家渡边省亭和七宝技人涛川惣助联袂献上的匠心之作。


彩鸾之间

“彩鸾之间”,是日本政府用来与别国领导人会谈并签署条约、签订协议的地方。这一处房间,以中国传说中只有世象太平、国家繁荣之时才会出现的神鸟“鸾”来命名,也是别有深意。10面巨大的镜子,从不同角度互相倒映,游客仿佛随时都会误入历史的时空深处。影响世界进程的条约在这里缔结,我们中国的政府总理也曾在此参加中日韩三国峰会,站在见证历史的“彩鸾之间”,无暇追古抚今,只在心中默默暗许,愿意喻升平祥瑞的鸾鸟早早降临人间,愿这纷扰世界再无征战与侵略。

白色石膏装饰上,满饰金箔的天井、壁炉、边线,那些用狮脚装饰的法式家具,以及在日本宫廷中难得一见的红色落地窗帘,红绿绶带装饰的吊灯,无一不渲染着雍容豪迈之气。若您知道“彩鸾之间”的陈设,源自拿破仑一世的宫廷,或许就不会感到惊奇了。


羽衣之间

“羽衣之间”,是举办舞会的地方。房间一侧用来安置乐师的三个两层小包厢,点名了这里的功能,大正天皇的香淳皇后曾经弹奏过的钢琴也放置在此。天井上的画作,取义于流传于静冈县三保之缘的“羽衣”谣曲传说。青瓷色的天空中,舒卷自如的云朵裹挟着缤纷的鲜花,漫漫洒洒,落向人间。在羽衣图的周边,散落的香炉飘散出如玉般的烟雾,仙乐飘飘,琼芳袅袅,行至此间,驻足定睛,不愿离去,飘飘然有若误入仙境。

赤坂离宫仿佛搜罗尽全世界的珍材罕物、奇异瑰宝,说它是世界珍稀建筑材料博物馆也不为过。在赤坂离宫竣工百年之际,正门、本馆、喷水池等被认定为国宝,这是日本第一次赋予明治时代的建筑物这一殊荣,也从侧面佐证赤坂离宫工艺价值之高绝。作为“东宫”使用的赤坂离宫竣工之后,普通人难得一睹其真容。据说,有幸通过照片见识赤坂离宫真容的高级官员,也私下吐槽“太过奢华了!”

赤坂离宫动工之时,日本刚刚在甲午海战中打赢了它的老师——大清帝国,而建成之时,日本又“代表”亚洲第一次击败了强壮如北极熊般的俄国人。战争,让日本这个蕞尔小国找到自信,也让日本这个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尝到了甜头。彼时的日本统治阶层对于扩张版图、扩充军备的渴望,被时代一一记录。在这洋溢着轻松明快的新巴洛克风格的赤坂离宫之中,就算是用作就餐之途的“彩鸾之间”,都布满了带有武力色彩的武士、雄狮、日本刀、远洋巨轮等形象。这可真是,连吃顿饭都不能安生呢!

如今,这座气势恢宏的白色巴洛克风格建筑,在没有外事任务时,是对公众开放的。本馆前,包括宽阔的广场在内的区域,无需预约。本馆以及和风别馆,只要事先预约也可以入内参观。走在足以影响世界进程的房间,踏着元首首脑们走过的台阶,历史的厚重,历史的真实,仿佛都是触手可及、随手翻阅的。从一门私宅到皇子东宫,到国宾馆,再到对公众开放。走过一百多个春秋的赤坂离宫,一步步洗脱特权的烙印,淡去历史的灰霾。

花上两百多块钱,就能在赤坂离宫前宏阔的广场上品尝精致甜点和茶饮,不远处,还有乐团伴奏,歌手引吭。几羽灰鸽,闲庭信步。靓丽女郎,嬉戏笑闹。一瞬间,仿若移行于欧洲街头。眼前巴洛克式风格宫殿和轻松浪漫的市井气氛,不由人让人慨叹“拘谨”日本的另一面。曾经酝酿大国梦的奢华宫邸,如今成为普通人畅想假日的地方。美,如果能够与越多人分享,也就越接近真与善。不是吗?

参观结束,在本馆前的广场上买一枚仿“花鸟之间”的七宝烧工艺制作而成的胸针,粉色的团牡丹,绽放于青灰色背景前,仿佛,也将这一日周游宫殿的绮梦,带回了家。■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