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不应把中国塑造成为自己的敌人
——专访中国驻大阪总领事薛剑
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11/2022 10:19:35 AM
 

百年未遇的国际格局巨变正在悄然落下2021年的帷幕。但是,这不是收官,而是在徐徐拉开百年未遇的国际格局持续巨变的2022年的大幕。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分,中国驻大阪总领事薛剑成为中日关系舞台上一个耀眼的人物。在日本媒体看来,薛剑总领事观点鲜明,语言犀利,以往中国外交官不敢讲的话,他讲了;以往中国外交官不敢做的事情,他做了。因此,硬是给他贴上了一个“战狼外交官”的标签。在他们看来,对中国的任何事物任何人,只要贴上一个标签,拎出一个概念,似乎话语的主动权就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殊不知,在世界多元化的今天,在全球民主化的时日,“一家定天下”的时代正在无奈地潮水般退却。作为媒体,我们更想了解其背后的动因与认知,了解在这个百年未遇国际格局巨变过程中一位中国外交官为什么如此“有所作为”。

临近岁末的2021年12月21日下午,《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日本华侨报》联袂走进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对中国驻大阪总领事薛剑进行了专访。下面是访谈摘要。

一、中日关系像漂泊在汪洋大海上的一艘巨轮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众所周知,中国驻大阪总领事是大使衔总领事。正因为这样,您2021年6月出任中国驻大阪总领事以后,引起包括大阪总领馆区内日本社会各界的关注。在您看来,刚刚过去的2021年,中日关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导致这些变化动因是什么?

薛剑总领事:从总体上看,2021年中日关系没有大的变化,仍然处在低空飞行状态。日本政权更迭后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通电话,双方就以迎接两国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契机,重温初心,相向而行,推动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达成重要共识,为两国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与此同时,两国关系形势依然复杂严峻,新老问题交织凸显,处在不进则退的关键路口。

在过去一年里,两国关系消极因素续有增加。日本国内涉华舆论环境和政治生态仍在恶化,一些政治势力和政治人物出于自身政治私利和对中国莫名其妙的被害妄想,不顾两国共同确立的重要原则以及本国所作承诺,不断操弄和消费涉华议题,在台湾、新疆、香港等涉及中国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内政问题上频繁挑衅,竞相发表极端反华论调,毒化两国关系。这种玩火和越线的言行是导致中日关系持续低空飞行、承压加重的重要动因。从日本国内看,当下的中日关系就像漂泊在汪洋大海中的一艘巨轮,遭受风浪和海盗的侵袭,情况令人十分担忧。

日本一些人常讲,如何同不断发展壮大的中国相处是日本面临的世纪课题。可是,日本显然没有做好跟这样的中国友好相处的准备,而是采取对抗的方式,把中国的发展描绘成日本未来的噩梦,企图迟滞、遏制中国的发展。不仅自己独自跟中国作对,还企图拉外援同中国打群架。而这些外援不仅有日本主要盟友美国,还包括曾在一百多年前侵华的八国联军的其他成员。前段时间,我在接受《文艺春秋》采访时,引用了孙中山先生1924年在神户发表的演讲《大亚洲主义》中的一句话:“究竟是做西方霸道的鹰犬,或是做东方王道的干城,就在你们日本国民去详审慎择。”我就是想要以此警示日本,要保持清醒与理性,不要再犯历史性错误。

现在在涉华问题上,日本很多人把宝押在扩张军备、增强对华“遏制力”上,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化解他们所谓的中国问题。这完全是南辕北辙,只会把问题越搞越大,把包袱越背越重。日本各界应认真思考,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在人类文明面临重大转换的历史关头,要把中国塑造成日本的对手甚至是敌手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对日本子孙后代的长远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习近平主席在同岸田文雄首相通话时指出,“亲仁善邻,国之宝也”。日本老一辈政治家也曾谆谆教导和平友好是最大最可靠的安全保障。希望现在的日本政治家不要忘记。

二、迎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的中日关系不容乐观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一些日本人士指出,2021年,中日两国共同纪念了发祥于日本名古屋的“乒乓外交”50周年。但是,中日关系并没有因此有重大的改善。所以,现在日本人对2022年中日两国共同纪念邦交正常化50周年,热情与期待值都在相对降低。在您看来,2022年中日关系是否能够趋善向好?您对中日关系的预测或者说是判断是什么?

薛剑总领事:当年“乒乓外交”虽然舞台在日本,但主角是中美两国。在日方朋友的积极支持和参与之下,中方主导纪念这个重要的历史事件,意在强调不同国家之间应如何求同存异、聚同化异,超越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的阻隔,发展和平友好关系。我们也希望通过讲述这一历史故事,向世界各国人民展现中方愿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一道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坚持合作、开放、互利共赢的立场,表明我们希望和日本长期友好相处的善意和诚意。这可以说是一种“爱的呼唤”。但是,日方在多大程度上看到了、理解了、接受了,坦率讲没有人可以有明确的答案。所以,作为身处日本的你,有这样的感受一点不奇怪。

邦交正常化50周年是中日关系风雨兼程、历经各种考验,走过半个世纪之后迎来的一个重要节点,这给双方回顾和思考两国关系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尤其在当前形势下,双方不妨停下脚步,好好地做一些深入、全面、系统和建设性的思考与探讨。我们不奢望通过纪念邦交正常化50周年,能够从根本上扭转中日关系的不利态势,这是不现实的。但我们绝不能白白浪费、错失这样重要的历史契机,必须从人类共同进步的高度和两国长远发展的角度去思考、规划和推进相关纪念活动。



中日友好道阻且长,且行且珍惜

尽管明年中日关系仍不容乐观,但一切事在人为,关键要看我们是否有推动两国关系改善发展的坚定信念和明确意愿。只要有这样的主观条件并且切实付诸行动,相信我们至少能做到不让中日关系进一步恶化,把大局稳住。这是我们应该而且能够争取的现实目标。在此基础上,我们还可以努力提高中日关系改善发展的预期,推动两国关系摆脱严重的信心缺失状态,逐步迎来下一个更加牢固坚韧、成熟稳健的50年。

三、没有哪个国家会为日本“义务劳动”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显然,中日关系不是一对简单的双边关系,它至少是大国博弈背景下的双边关系。在您看来,在百年未遇的国际格局巨变的情势下,中日关系发展的障碍究竟在哪里?中日两国排除这种发展关系障碍的路径在哪里?

薛剑总领事:中日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其必然性,是国际政治大气候和中日关系小气候共同作用形成的。

你说的大国博弈其实最主要的是中美,美国因素对中日关系的影响之大是其他所有外部因素都不可比拟的。日美是同盟,尽管日本声称要与美国建立对等互利的关系,但实际上日美同盟仍是一种单向依附关系。尽管是盟友,但日本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美国,习惯于只看美国“光鲜亮丽”的一面,有意无意回避、过滤美国作为霸权国家唯我独尊、色厉内荏、为害四方的一面。有些人甚至连做梦说美国的坏话都觉得是罪过,日美同盟似乎成了宗教信仰。他们嘴上说日美同盟是基轴,实际上把它当成了天花板。这导致日本社会形成了遇事下意识地向美国看齐的政治氛围和思维习惯,在中美博弈中发生任何事情,日方都会不假思索、不由分说地追随美国、针对中国。无论是贸易战、科技战、供应链产业链脱钩、知识产权保护等议题,还是在所谓的“人权外交”、“价值观外交”上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近年日本甚至有人主张为了跟美国保持一致,即便牺牲自己在华利益也不足惜,而且扬言要为此做好充分思想准备。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还有一个重要阻碍就是日本对待中国发展的负面心态。中国10多年前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在日本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关于中国发展的负面论调,“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等甚嚣尘上。不少人选择性地忽视中日关系发展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利益,忽视中国这个超大规模市场的不断发展给日本带来的重大机遇,带着美国制造的有色眼镜看中国,刻意要跟中国拉开距离,热炒中日之间的矛盾和差异,生怕陷入对华依赖而无法自拔。这充分凸显了冷战思维在日本的延续和扩张。

从历史角度看,日本是美苏冷战的最大受益者,不仅因为冷战逃过了二战侵略历史责任彻底清算,而且在美国的扶持下快速实现战后复兴并成为第二大经济大国。在此过程中,日本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和损失。如今,这种“超级成功”体验正在反噬日本,限制了很多人的战略视野和战略思维,导致他们虽然身子进入了全球化的21世纪,但脑袋却停留在冷战的20世纪,在冷战思维的泥沼中越陷越深而不自知。

要排除中日关系发展的障碍,首先是日本得看清世界大势,认清何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西方文明经过五百年发展,已走到尽头,人类文明的范式正在发生逆转,当下的形势对日本而言不亚于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国家发展需要有一些突破性战略思维,主动走出自己的战略舒适区,勇敢地迎接和拥抱新时代,而不能继续生活在自称发达国家、伪装民主国家的井底,对新时代采取抗拒和敌视态度。


印有“日中友好 敬邻永安”字样的“月化妆”特制甜点
中日友好既要好看又要好吃

当然,面对当下新时代逃避不行,开历史倒车更不行。日本一些势力对二战前穷兵黩武的日本怀有浓浓的“乡愁”,企图重走老路。这是没有出路的,最终只会把自己再一次碰得头破血流。作为常年处在一线的外交官,我一直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危机感关注中日关系。如果说对日本有什么建议或忠告的话,我想将邓小平先生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提出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送给日本朋友,希望他们认清现实、放眼未来,重构真正对自身长远发展有利的外部环境。

其次,需要认识到国与国相处要重事实、讲信义、有诚意、释善意。坦率讲,在这几个方面,日本现在做的都不好。现在日本对华外交里似乎找不到事实、信义和是非,严重缺乏正能量。说过的话可以翻脸不认账,为了所谓国益可以不顾事实,一些人热衷于造谣、信谣、传谣,满世界讲中国坏话,肆意毒化中日关系气氛,甚至公然引狼入室,出卖地区整体利益。

日本仅有四个邻国,现在却没有和任何一个搞好关系,反倒是和远在天边的少数国家拉拉扯扯、打得火热。这种远交近攻的做法必然导致四面楚歌。我想请日方思考一下,你们交的那些狐朋狗友真到有事的时候,能帮上日本什么忙?即便帮得上,他们会为日本“义务劳动”吗?我想不会,即使会,也是要超额回报的,这无异于给日本自己身上背上更重的包袱和枷锁。

最近日本有人在涉台议题上扬言要放弃“一个中国”,更有人公开叫嚣“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还有人要在国会利用根本不存在的所谓人权问题通过谴责中国的决议。中日交流绵延两千多年,中国是日本的文化母国,可以说没有对华交流合作就没有今天的日本。但是看看日本国内现在的情况,可以说对中国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我要指出的是,日本再怎么巴结西方,自己这身黄皮是脱不掉的,永远只能当“二等公民”。

尽管中日关系复杂严峻,但是两国民间友好的传统还是应该全力延续下去。越是面临困难,我们越要克服困难,着力推进民间友好。中日友好的纽带割舍不得,也割舍不断。对于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中国官民各界都有真诚意愿,也希望能够得到日方积极回应。在这里我想诚挚呼吁有志于推动中日友好的日本各界朋友不要灰心丧气,既要敢于把中日友好大声讲出来,更要敢于大张旗鼓地做起来。我们要多做正面工作,以正压邪,绝对不能让中日关系正气不足,邪气冲天。

四、中国外交的风格范式因时代而改变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您出任中国驻大阪总领事以后,无论在对日本的发言力还是影响力方面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一些日本媒体因此把您称为“战狼外交官”。您对所谓的“战狼外交”有什么看法?您认为这是一种中国外交官格的转变?还是一种中国外交政策的转变?

薛剑总领事:首先,“战狼外交”这个词不是我们的发明,是西方媒体强加给我们、抹黑攻击中国外交的说法,我们当然有不同的看法。中国外交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了,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太习惯于中国人遇事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了,但是时代变了,中国外交的风格范式自然也会跟着转变。我们对外有一些貌似强硬的表态和做法,不过没有一次是我们主动挑起的,都是被动反击、迫不得已。进入新时代,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所谓发达国家动辄就对中国指手画脚、说三道四、颐指气使的老毛病也该改一改了,要学会跟中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友好相处、合作共赢。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包括日本在内西方的烦恼还会继续,不舒适感只会越来越强。

其次,所谓“战狼外交”只是西方国家的感受,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并不是这样。事实上,中国讲出了很多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想讲却不敢讲的话,甚至讲出了日本很多人内心想对美国说却不敢说的话。一些日本网友在推特上给我留言表示,当今世界能够真正和美国当面锣、对面鼓的只有中国,很让人羡慕。之所以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等会通过各种方式支持我们,就是因为我们代表了广泛的国际共识和呼声。

其实,所谓“战狼外交”只是一面,中国外交从来不是强硬“一边倒”,而是讲道义、促正义、有气度、带温度的。我们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形成了一个全球144个国家和32个国际组织共同参与的开放型国际合作平台,与各国伙伴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同时,中国外交是甘于奉献的,在全球气候变化、国际减贫、国际维和、传染病防治等国际公共事务作出积极贡献,给广大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

新冠疫情来临之际,中国一方面承受着来自西方国家的无理抹黑攻击,一方面守护着占全球总人口五分之一的十四亿多中国人民的安全,同时还竭尽所能、开足马力面向全球供应数以亿万计的抗疫物资,向世界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20亿剂疫苗。在全球经济面临疫情冲击、美欧等发达国家市场陷入功能不全的危机状态下,中国十四亿人口的超大规模市场全面恢复,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美国也好、日本也好、欧洲也好,没有一个国家离开中国市场能够独自运作和顺利复苏。可以说,哪里有困难,哪里有风险,中国的援手就伸向哪里。中国已成为世界乱局中冲锋陷阵的消防队,为世界的和平稳定繁荣作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要贡献。


10月30日 赴岸和田市参加“一日助农”活动

就我个人而言,除了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原则性问题上据理力争、坚决斗争的所谓战狼脸之外,还有一张与日本各界朋友特别是基层群众打成一片的,真诚可近的“熊猫脸”。到任近半年来,我带领馆员深入领区基层,在岸和田市开展“一日助农”活动,帮助当地农民采摘收获,和他们就中日两国农业发展进行交流。结合对外拜访,前往京都福利院探望弱势儿童,访问神户人气奶茶店和老板聊生意经,在动物园和熊猫粉网友见面,在社交媒体上和日本网友广泛深入交流。过几天,我还要去和大阪的渔民一起下海收牡蛎,明年年初还要去中小企业工厂当“一日木匠”。这也是中国外交的风格。现在中日关系趋冷,我认为问题主要出在政治层面,而解决问题的关键在基层,所以在走基层方面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和资源。相信只要保持耐心,假以时日,持续不断地做下去,一定能够把中日关系这个冷灶重新烧热。

 


12月25日,赴阪南市参加“一日助渔”活动。
(照片为采访后提供)

五、熊猫不只是活的玩具,也是外交官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您刚才在访谈中提到了自己还有“熊猫外交官”的一面。在您看来,这种以“熊猫外交官”的身份直接推助中国与日本的地方外交、民间外交、经济外交的作用与效果在哪里?能否介绍一些实际的例子?


薛剑总领事和总领馆的熊猫文创产品

薛剑总领事:“熊猫外交”是中国外交中一抹独特的亮色,这方面我们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馆是200多个中国驻外使领馆里领区有最多熊猫的总领馆。日本和歌山县冒险大世界是世界上除中国之外,饲养熊猫数量最多、诞下熊猫数量最多的地方,神户王子动物园生活着旅居日本20多年的熊猫大小姐“旦旦”。


在神户市立王子动物园同熊猫“旦旦”粉丝交流
赴和歌山县为熊猫宝宝“枫浜”庆生

“熊猫外交”已经成为我馆一张响亮的名片,是我们的“品牌项目”。可以说,我们全馆上下每个人都是“熊猫外交”的主角,我也被一些人称为“熊猫总领事”。我馆还有一位特殊馆员熊猫“胖胖”,她在疫情严重的时候代表我们到馆外出差、参加友好交流活动。另外,我馆还有多达十几种来自馆员的熊猫原创文创产品,受到日本各界朋友喜爱。

日本各地有很多“熊猫迷”,他们对熊猫的爱非常真诚深厚,令人感动。熊猫是友好使者,跟我们一样都是外交官,甚至比我这个总领事资格还老、贡献更大。我到任以来,多次在线上给熊猫过生日,还录制了祝福视频、前往动物园拜访。明年,我们还打算请特殊馆员熊猫“胖胖”作东,邀请领区2府12县地方政府的吉祥物来总领馆集会交流,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吉祥物大联欢”。前段时间,我去神户王子动物园时,曾给熊猫“旦旦”的粉丝代表们写下寄语“从熊猫爱到人间爱”——鼓励他们爱屋及乌,把对熊猫的爱转化为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关注和喜爱,让“友好使者”国宝熊猫真正成为中日友好相处的桥梁和媒介,而不只是将熊猫当成活的玩具。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熊猫们背井离乡、长期旅居日本的辛劳。我曾在电视上看到有人讲“中国熊猫挺好,中国人不咋样”,我想所有旅日熊猫和他们的粉丝听到这种话都会无比心痛。希望日本朋友们能像观看熊猫一样,从善意角度带着温度去看待中国,不断为增进两国民众相互理解与友好情谊添砖加瓦。

采访后记


“胖胖”也收到了来自粉丝的新年礼物!

一个小时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这一个小时,还是薛剑总领事从岁末繁忙的日程中硬挤出来的。在他的西服胸襟上,中日两国国旗的纪念章下,还有一枚熊猫纪念章。在他座位右手的小桌上,摆放着各种熊猫装饰品。他特意把特殊馆员——“熊猫胖胖”请进来交流、合影,“熊猫胖胖”也萌萌地说“我刚刚又收到了日本朋友寄来的岁末礼物。”此刻,我想起了中国那首流行歌曲的最后一句歌词:“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