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雷池水纹】生猛牛蛙
作者:汪先恩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1/9/2021 9:55:26 AM
 

疫情缠绵,相对变闲,我便有时间常在易湿鞋的池塘湖畔散步,以便缓和衣带渐窄的局势,奇怪的是,在青蛙的故园,在“听取蛙声一片”的季节,却听不到一点蛙声,听到的尽是牛声,成了听取牛声一片,牛声此起彼伏,洪亮的声音透着生猛之气,欲震破夜空,然而,在月光与路灯余光轻轻照耀的河沟,看不见一头牛,原来是牛蛙们在吹牛,循声用强光手电搜寻,根本不见踪影,仿佛在学键盘侠,躲起来吹牛。

2021年9月14日早晨,我照例在牛蛙唱响的地段散步,忽然见灰色鹭鸶,正勉为其难地叼着背褐腹白的牛蛙,这只灰鹭平时不怕人,即使近距离给他拍照也非常淡定,但这次,分明在防备我,躲避我。动物界,无产者一旦变成有产者,便警觉,便多疑。可能由于牛蛙太沉,叼起来又滑掉了,滑掉了又叼起来,见我手机靠近,斜眼瞪我,误以为夺其成果,便奋力叼起牛蛙,摇摇晃晃地飞到对面芳草萋萋的小池边,放下又叼起,叼起又放下,琢磨怎么生吞这肥硕厚重的牛蛙。

有位老人也凑上来看鹭鸶叼牛蛙,我们便攀谈起来,从而得知牛蛙东进的故事。牛蛙原产美国,当年,引进美国牛蛙是上升到食物安全与创汇高度的国家战略。1918年日本开始从美国引进17只牛蛙,从横滨港登陆,在东京大学进行繁殖技术的相关研究。饲养的牛蛙,大者可长到一两公斤,太平洋战争之前,牛蛙冷冻肉出口美国是不可忽视的创汇产业,1940年高达165吨。然而,1941年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偷袭十分成功,但也把牛蛙生意袭掉了,日本民众又无吃牛蛙的习惯,于是,一些饲养场的牛蛙乘机放任自流,抢占湖沟。

牛蛙以肺呼吸为辅,以皮肤呼吸为主,自然没有人那样厚脸皮,却也野蛮霸权,不仅声音大,食量也大,食谱很宽,昆虫、小鸟、鱼虾、小龙虾自然不在话下,饿极了,连自己的蝌蚪或幼牛蛙,照吃不误,所到之处,把青蛙家族也吃光了,渐渐造成牛蛙之处无蛙声。

牛蛙嘴大,但鹭鸶嘴最更大,牛蛙再会吹牛,声势再浩大,鹭鸶一样把它当成蛙,而不当成牛。尽管当年是设法引进的,而如今日本定性牛蛙为入侵的外来物种,因此鹭鸶吃牛蛙,有利于恢复生态,属于政治正确的行为。

第二天傍晚,散步中,意外发现那只灰鹭还静静守在抓牛蛙的沟边,见我来也不理会,想必在等待牛蛙家属继续吹牛,好循声抓获。见此景,感觉韩非编的守株待兔的故事,有几分可信,守沟待蛙与守株待兔,动机上并无不同。第三天再去,不见灰鹭,大概得出了此处牛蛙已吃尽的结论。果然,此后路过此地,再也未闻到牛蛙声,我以为都是鹭鸶所为。

日前,参观钟先生在东京的公司之后,共进晚餐,随车来到一个我生疏的地方,到达门口便知道是湖南菜馆,店里的客人多是说中国话,颇感亲切。干杯之后,端上了一大盘热气升腾的牛蛙。钟先生说是活牛蛙做的,尝了尝,果然肉质细嫩,鲜辣可口。了解到日本市场并没有活牛蛙供应,深刻感到我们华人,为餐饮文化,为生态多样,做出的贡献,不在鹭鸶之下。

湖南菜味的牛蛙非常可口,估计比鹭鸶生吞的好吃,可惜不懂鸟语,否则一定问问同在牛蛙食物链上的那只灰鹭。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