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比摆脱更重要的是内省
——鸠山由纪夫《摆脱“大日本主义”》读后感
作者:程千凡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1/8/2021 8:46:59 AM
 

《摆脱“大日本主义”》(人民日报出版社、2020年8月第一版,邱鸣、津田量 译)的作者是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他是日本明治维新后宪政下第93任首相,也是一位有思想、有理念的政治家。我记得曾经在“日本华侨报直播间”看到过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与《日本华侨报》总主笔蒋丰的对话直播,感觉到他非常亲民,而且很友善。今年6月6日,我看到蒋丰老师热心介绍鸠山由纪夫《摆脱“大日本主义”》一书,也就匆匆买来一读。

从中文版序言中可以看到,鸠山由纪夫先生也很期望中国读者能够阅读到这本书,他直言坦述,长期以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并不乐观,其主要原因在日本。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到了日本这位政治家的担当精神、自省精神、友爱精神。

中国人提到日本的时候,喜欢说“小日本”,带着一种骨子里面的轻蔑。但是,鸠山由纪夫先生在这本书里面告诉我们:以1868年明治维新为转折点,日本走上近代国家的道路。到1889年(明治22年)的时候,日本出台的第一部近代宪法叫《大日本帝国宪法》。这是日本在用国家母法来表现“大日本主义”,也是日本国家膨胀具体而真实的表现。

日本并没有把“大日本主义”仅仅摆在文字表述上,而是要用战争进行检验。1894年(明治27年),日本对中国发动了甲午中日战争,终于打败了他千年的老师——大清政府,获得赔款数票子数到手软,得到割地还嫌地盘太小。从此,日本一发而不可收,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

“大日本主义”把日本从狂妄带到“战败国的主义”。在鸠山由纪夫先生看来,“大日本主义”在日本始终没有得到根绝,日本国家至今存在诸多问题,归根结底在于“大日本主义”作崇。如今,日本为了成为政治大国,不得不依附于美国,跟在其后面亦步亦趋,不得不处处与中国对抗,不得不主张修改和平宪法,不得不发展核电产业。在我看来,鸠山由纪夫先生好像一位医生,在为身有患疾的日本把脉,不仅指出了他的症状,还指出了他的病因。但是,日本这位“重病患者”能否相信这位医生的诊断,能否听从这位医生的医嘱,还是一个未知数。

鸠山由纪夫先生的“药方”是日本必须从“大日本主义”的幻想解放出来。他认为抛弃“大日本主义”并不意味着抛弃爱国心。虽然对于政治家来说,这是很难做出的决断,但这绝不是妾自菲薄,也不值得悲伤。如果日本摆脱了“大日本主义”的束缚,反而会让国际社会刮目相看,赢得中国及亚洲各国乃至世界各国的尊敬。

写到这里,我就想到已故日本政治家石桥湛山先生在100年前的1911年也曾经提倡过“小日本主义”。应该说,他也是一位给日本国家把脉的医生。但是,非常遗憾,那时已经走上军国主义快车道的日本无法接受这样苦口的良药,变异了的武士道精神疯狂的无人能够遏制。

如今,日本国内实际上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大日本主义”和“小日本主义”的对决。参与对决者的心中都有一部日本的历史,选中的历史画面是绝然不同的。这种对决的胜负结果眼前还看不出来。

日本思想家内田树说“能够写这样文章的作者,在日本的政治界中能有几人?”我庆幸日本有鸠山由纪夫这样头脑清醒的政治家,虽然他可能不占多数。记得那句名言吗?“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因此,我们不仅不应该为鸠山由纪夫先生这样的少数而悲观,反而应该看到这是日本的希望之光。■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