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观察】76年之后 战争的伤痛依然刻骨
作者:《日本华侨报》记者 王亚囡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0/8/2021 10:25:36 AM
 

9月底,居住在长崎县的日本侵华战争残留中国孤儿的后代,出版了一部名为《我也是日本人——战争牺牲者的控诉》的证言集。证言集由9名战争遗孤子女用中文创作,由日本中日友好协会长崎县联合会的会员负责翻译而成。成书为16开大小,共16页。下一步,还将赠阅给日本的各个行政机关。

证言集由长崎县中国归国遗孤子女之会负责出版,旨在借助战争遗孤子女之口,反映他们生活的窘境,敦促日本政府修改与有关归国战争遗孤待遇的政策法规。长崎县中国归国遗孤子女之会成立于2019年,成立之初有110名成员,后经人们不断口耳相传,成员增至157人。该组织成员以居住在长崎、佐世保、大村、云仙等各市的遗孤二代为主,长崎县外也有人加入。这些组织成员大都年过六十岁,且生活困窘。仅居住在长崎县内的80多户归国遗孤家庭,就有超过八成是依靠政府低保生活的。“年近中年才回到日本”、“陷入语言困境”、“难以适应新生活”、“毫无社会根基”,成为这群人身上的共同标签。

针对中国残留战争孤儿的生活问题,日本政府在2008年出台了支援法,其中规定了年满60岁的遗孤都可以领取老年基础养老金,其配偶同样适用,但子女不可以。

为了争取改善战争遗孤子女的待遇,长崎县中国归国遗孤子女之会在2019年曾发起过一次签名活动,活动得到大约4000人的支持。此外,他们还向日本政府提出要求,希望延长中国亲友赴日访问时的滞留时间,已经为他们提供医疗翻译等方面的帮助。

由于这些战争遗孤子女日语能力差,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都会遇到歧视和排斥,往往也只能从事一些报酬低廉的重劳动类工作,到最后,落得一身疾患,又没有国家养老金系统的保障。

现年68岁的长崎县中国归国遗孤子女之会会长宫崎一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本人也是战争遗孤的孩子。无论是生长在中国的战争遗孤,还是我这样的‘第二代’,回到日本之后都受到了社会和周围民众的排斥,经历了双重的苦难。”

如今在长崎大学多元文化社会学系任教的副教授南诚,是中国归国战争遗孤第三代,44年前出生在中国黑龙江省桦南县。1986年,90高龄的南诚祖母返回日本定居。祖母是长野县人,当初是随着满洲开拓团一起前往中国的。三年后,南诚的父母带着他和哥哥四口人一起前往日本,投奔祖母。南诚于2011年进入长崎大学工作,2014年进入多元文化社会学系,至今,已在遗孤子女等相关领域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

南诚表示,人到中年才回国的所谓“第二代”会遭遇各种各样的问题。与他们的父母不同,他们得不到任何政策或法律的帮助。而且他们没有语言基础,既难以找到工作,又容易受到社会排斥。同时,与居住在都市的遗孤子女相比,定居在地方城市的那些遗孤子女能够得到的帮助更少,因为,地方城市的民间援助组织和机构更少,缺乏这种舆论氛围。

如今,遗孤“第二代”已经步入老年,面对养老、就医等一堆迫在眉睫的困难。尽管他们的子女——遗孤“第三代”尚且可算年富力强,没有陷入像他们一样窘迫的困境,但他们的父母都是在中国长大的,所有社会关系和人脉资源都留在中国,因此,他们对于日本社会存在一定的疏离感,往往容易遇到精神方面的困扰。

长崎县中国归国遗孤子女之会的成立,恰恰是遗孤“第二代”老龄化和遭遇社会孤立等社会问题的客观反映。协会发挥了“互助”“团结”等作用,为那些被日本政府机关及民间组织忽略的问题提供了有力支援。

现年62岁的前田永人的遭遇颇具代表性。前田永人的母亲祖籍长崎县长崎市,她出生于中国,由中国养父母抚养长大,后来和中国人结婚并生育了三个男孩,她是典型的战争遗孤。1997年,前田永人的母亲回到故乡长崎。次年,前田永人兄弟三人以及他们的家人共9人也来投奔母亲。按照日本政府的政策,战争遗孤以及配偶、未成年子女回国的费用由日本政府支付,因此,前田永人母亲归国的费用全部由日本政府支付,但前田永人兄弟三人都已成婚,因此他们9人前往日本的费用都需要自己负担。据了解,在长崎县中国归国遗孤子女之会中,有八成人是自费前往日本的。

凑齐前往日本的费用,让这几个本不富裕的家庭几乎倾尽所有,他们没有办法进行专业的日语学习和专业技能训练。到了日本之后,他们必须马上解决养家糊口的问题,因此,不懂技术、不懂语言的他们,只能先找一些建筑物解体或清扫之类的粗重工作维持生活。由于语言不通,工作过程中经常惹来麻烦,不停地换工作成了无法避免的“怪圈”。最夸张的时候,6年换了10份工作,落下一身伤病,年老之后却不能从国家那里领取养老金。前田永人说:“无论是能享受国家财政拨款的战争遗孤,还是费用全部需要自理的遗孤“第二代”“第三代”都是那场战争的受害者!”

战争遗孤及其子女的痛楚,不会轻易消失。一场战争结束后,留给战争双方国家和人民的伤痛却有可能是延续几个世纪之久的。战争没有胜利者,谁妄图发动战争,谁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