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观察】日本二手奢侈品市场还能独步亚洲多久
作者:《日本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0/5/2021 7:53:05 PM
 

6月30日,记者例行早课,先是逐一翻阅日本六大新闻,然后上网浏览新闻网站。在《朝日新闻》的网站上,记者看到这样一则新闻:6月29日,爱知县警方逮捕了36岁的铃木和也与35岁的渡边启太郎,理由是今年1月,二人合谋将高仿的路易威登手提包拿去“质屋”,也就是当铺变现,骗取了20万日元。

当铺在日本遍地都是

当铺这个词,年轻的95后、00后恐怕只在电视剧里听说过,不过在日本,“质屋”可以说是遍地都是,而且玻璃上都醒目地张贴着,“奢侈品高价卖取强化中”,意思是愿意出别家更高的价格来买取你手里的奢侈品。

曾经的泡沫经济时期,日本人是奢侈品消费大国,买遍了欧美国家的奢侈品,留下了买名画像买明信片一般的“爆买”传说。当泡沫退去,很多被冲刷得只剩“底裤”的日本人,便把奢侈品送去了当铺变现,去当铺就好像去便利店一样。日本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初具雏形。

此后的20年,日本经济逐步平稳,日元作为避险货币持续走高,奢侈品在日本又变得“真香”。有统计显示,在2005年,仅日本一个国家就贡献了全球奢侈品市场41%的销售额,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日本的奢侈品消费者也占全球总数的50%左右,烈火烹油般的势头,一直持续到了2011年。

2011年3月,东日本大地震发生,海啸狂卷而至,退去时带走了一切。房子、车子、店铺……所有的身外之外,留下一条赤条条的性命便已是天大的幸运。地震中的受伤者有一半以上是在家中被家具等物品砸伤。这种景象给日本人造成了极大的心灵冲击,以至于十年过去,各大电视台依旧自肃,不播放当年海啸的影像。与此同时,这场天灾也极大地触发了日本人对物质拥有的自我审视。

“我的家空无一物”、“断舍离”、“极简主义”日渐成为主流,大家都在标榜自己能够通过最小限的物品拥有最大的满足感,甚至在“极简主义”之上,还有倍受追捧的“极限民”。就连自纸醉金迷中积累财富的日本第一牛郎罗兰,都号称自己是“极限民”,可见日本当今的自省式消费具有多大的号召力。

究竟是谁在买二手奢侈品

既然日本的潮流,是把奢侈品拿去当铺或放在网上变现,那么究竟是谁在买这些二手奢侈品呢?中国人当仁不让!

《日本华侨报》记者对此也深有感受。不管是在池袋还是在表参道,近来经常能听到二手奢侈品店里传出声量不低的中文,好奇心驱使我驻足多听了一会儿,原来,是咱们国人在远程遥控着买二手奢侈品。

疫情影响下,曾经热衷于到日本扫货的年轻人们出不了国门,但是购物的热情不减。只见做代购的年轻姑娘,先是用手机镜头一排一排的扫过商品,手机上还连着耳机,随时听着指示。时而把某个商品从货架中取下来,开始用手机镜头扫手柄、衬里、金属扣等细节。店里的工作人员并不阻止,一脸平静地站在角落里,似乎早都习惯了这种交易模式。

记者见缝插针地跟代购的姑娘聊了几句,她从前做过普通的代购,倒腾一些日本的生理用品、护肤品,但因为入行晚加上后来管控严,并没有像前辈们那样赚钱。疫情期间,开始代购二手奢侈品,起因是国内的一个老客户找她咨询。记者请她分析一下购买二手奢侈品的心理。她告诉我,“现在大品牌都涨价了,香奈儿还一涨再涨,二手奢侈品相对入手容易,可选的种类也比较多,再说,在中国上班没个奢侈品好意思出门嘛。”

就着同样的问题,记者也问了同行的日本女记者。她表示,“大牌无论是设计、用料、制作,无疑都是上乘的。流行款会在流行过后被淘汰,能够进入二手市场的,都是经典款。现在随便一个小众包包都要5到10万(日元),我再添个3到5万,就能买到大牌的经典款,抗磨损,性价比还高,有什么道理不买呢?”

反应快的日本二手奢侈品店,都在变被动为主动,比如在东京代官山和大阪南堀江都有店铺的著名二手奢侈品店HEDY。在疫情开始前,代官山店的客人里,就有7到8成是中国游客,这让他们见识到了中国人对二手奢侈品的热情,并从而修正了运营方针。最近两年间,HEDY通过开微博、开公众号,强攻中国市场。自社运营的电商平台,对华贩卖的月销售额达到了1900万日元,超过了日本本土的月销售费。

2021年4月,HEDY东京代官山店的负责人在接受WWD JAPAN的采访中表示,一开始我们也是被动的卖给中国人,但眼见形势大好,自主雇佣了中国人员工,现在微信公众号上每2周大概做一次直播,一次时长2小时的直播里能够介绍20件产品,直播过程中大概能卖出半数左右。

如今HEDY共雇佣了6名中国人员工,有时候一天公众号后台就会积攒90多条咨询信息。在童瑶主演的《三十而已》播出期间,拥有一个爱马仕成为中国上流社会贵妇的标签,那段时间来咨询电视剧同款爱马仕的中国客人尤其多。“舍得花钱追赶流行,是中国顾客的特征”, 负责人总结说。“疑心重也是中国顾客的特征”,据说在商品邮送到中国后,因为怀疑是假货而越境退货的有2成左右。

买二手奢侈品遇到假货怎么办

事实上,在日本是否会买到假的二手奢侈品吗。结合记者在6月30日早上看到的那条新闻,别有用心的人的确有,但没那么容易“成功”。 在日本贩卖包括二手奢侈品在内的中古品,必须向管辖各都道府县管辖的公安委员会申请许可,所有的二手奢侈品店,必须有获得专业资质的鉴定士“压阵”。

日本二手奢侈品市场形成早,管理严,竞争激烈,考核制度层层叠叠,想要在其间钻空子谈何容易。不过,记者还是专门请教了专攻著作权与知识产权的早稻田大学法学学术院教授上野达弘。他告诉记者,在明知道是高仿的情况下贩卖,根据日本商标法78条,直接侵害商标权,会被判处10年以下徒刑或1000万日元以下罚金,这种行为同时触犯了日本刑法246条,是诈骗罪,会被处以10年以下徒刑。一般情况下,是10年以下徒刑和1000万日元以下罚款并行的惩罚方式。

亚洲将会出现两大二手奢侈品市场

据日本环境省2015年的报告显示,有34.2%的日本人把不用的奢侈品卖给当铺,有33.3%的放在雅虎等网站上自主拍卖,二手奢侈品的市场规模推算在1885亿日元左右。四年后的2019年,日本二手行业综合网站The Reuse Business Journal又发布报告,以箱包、手表(衣饰品除外)为代表的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达到了2516亿日元,连续8年持续扩大规模。

其实一个国家的社会成熟度与二手奢侈品市场的成熟度是成比出现的。日本是经历了壮年正步入暮年的超成熟社会,年轻时买的奢侈品现在怎么看怎么违和,所以要拿去变现,壮年时追求过的财富象征也失去了明晃晃的魅力,所以也要拿去变现。而经济蓬勃发展的中国,正在由生猛的青年步入稳健的壮年阶段,喜欢用奢侈品奖励自己的奋斗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还处在争取拥有更多奢侈品的阶段。

日本著名的二手奢侈品连锁店kome兵为了获知中日两国的这种差异,付出了不菲的代价。Kome兵2018年在中国大陆开出了第一家店,仅维持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于2019年12月关闭。社长石原卓儿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北京一号店关闭的最大理由是,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还没有形成“自给自足”的流通体制。来买二手奢侈品的人的确多,却没有来卖的,所以商品供应跟不上。

但有一点,无论是他还是记者都确认,当中国人都拥有了之后就会选择性地放手,就会更新换代一批,届时亚洲将会出现两大二手奢侈品市场,甚至未来可能出现中国独大的情况。毕竟现在日本的二手奢侈品市场,购买力依赖的是中国顾客的支撑。■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