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专访】日本必须在西方与中国间寻找新平衡点
——访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盛山正仁
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 蒋丰 刘海鸣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9/14/2021 1:19:35 PM
 

8月26日,记者来到了日本众议院第一会馆的日本众议院议员盛山正仁先生的办公室,见到盛山正仁时,他笑着对记者说,“在疫情之下,只能以这样的形式见面,实在是不好意思。”正如盛山先生所说,约见采访的时候,日本全国单日感染人数维持在两万以上,仅东京就连续多天保持在5000人感染的高位,采访现场,参与采访者不但做了最大限度的防护措施,而且也把人数降到了最低限度。然而正是这种困难的局面,才使得这次采访交流显得格外弥足珍贵。而当宾主坐定后,这次专访正式开始。

 

数字化与日本经济的重建

―― 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日本的在家办公、在线授课、行政电子化等数字化的需求一下子爆炸性的出现了。对比在数字化领域领先的中国,日本为什么在这一领域里进步迟缓?对于日本将来的数字化发展和经济重建,您有什么看法?

盛山 首先、需要看到的是,日中两国的国情不同,其中一方面就体现在政治体制上,中国的政治体制使得中国在发展数字化的过程中更有效率,社会的反应也非常迅速。而日本的政治体制则不然,日本政府无法主导国家的数字化发展进程,这一点日本甚至无法比过欧美。日本的企业家和高层管理者,很多人的年龄和我相近,对于数字化的理解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可以看到日本企业想要真正弄懂数字化究竟有什么好处,会给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利益,这也是很多“大龄企业主”对数字化保持谨慎态度的重要原因。

另外,可以看到从2020年开始,在疫情的紧逼下,日本的“在家办公”和“行政电子化”有了很大进展,尽管这是被迫的。2019年时,日本国会推进数字化,有议员提议制定5000亿日元预算,推进从小学到高中的数字化教育,正好应该到今年4月春季学期开始,可确保实现小学一年级学生到高中三年级学生人手一台“数字终端”(电脑等设备),但当年提出这项议案时,最终拿到的预算资金仅为2300至2400亿日元,而在2020年春季疫情在日本全面爆发后,当年国会就达成了3000亿元的预算修正案,终于使得在这一领域的财政预算资金达到了5500亿日元左右。而从这个现象我们看到了什么?那就是学校是在疫情逼迫下不得已进行的在线教育等数字化改革,在关闭学校让学生们在家在线学习时,日本的学生们离人手一台电脑的水准还差的很远,有数据统计当时日本学生电脑普及率仅仅为5人一台。

至于日本经济的再生,日本是有日本的优势的,比如社会的公平程度上。在一些国家,员工间收入差距可能达到1000倍,但在日本两到三倍的收入差距就已经是极限了。因此,日本保持了公平性和社会的和谐稳定,但这种模式又给日本造成了人才短缺,竞争力不足的问题。日本必须将好的地方继续发扬光大,比如服务精神等,另外还有数字化的问题,这些结合在疫情,也必将为日本的经济再生助一把力。

 

后疫情时代下的日本观光政策

―― 2020年访日游客数量因为新冠疫情大流行,比前一年减少了87%。而2019年仅中国访日游客数量就达到了1000万人。日本目前在后疫情时代下如何调整观光旅游政策方面是如何考虑的?

盛山 2019年,访日游客数量破纪录的达到了3000万人,当时,我们按照这种趋势进行计算,如果年景正常,到了2020年访日游客数量将会达到5000万人的天文数字。但这些都已经化作了泡影,在新冠疫情下,可以看到日本各个旅游景点的惨状。

但是,在这里我要说,“观光旅游是和平的护照”。没有和平就不能观光旅游,战争下的观光只是天方夜谭罢了。百闻不如一见,只有当游客亲临当地的时候,才能了解这个地方。现在疫情打乱了很多东西,日本要重建观光旅游,除了防疫外,在短时期,也需要考虑在数字护照、疫苗接种、机场管控等多个方面与国际社会进行协调,形成共识,只有这样,日本观光才能实现走向重启复兴的第一步。

 

―― 我注意到,中国游客每到一家日本店铺时,最让人感动的一点是日本的店家总会说“再来啊”。

盛山 日本的店家很多考虑的是第一次来的客人可能这也想看看,那儿也想看看,因此,走了很多地方,但每个地方看的时间都很短。而这种一次性的走马观花是无法形成更多的收益的。因此,希望通过很好的服务,留给客人深刻印象,让客人在下次再来慢慢的逛,这样细水长流,从长远看会带来更多的收益。

后疫情时代下的中日经济问题

―― 2021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在8%左右,而2022年的预测也是最少在5%以上。目前,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预计只有中国能够实现正增长。那么,你对后疫情时代下的中日经济有何展望?

盛山 日中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经济有很多需要依赖中国的领域,从这一点来看,日中外交关系对于经济产生的影响是不可小觑的。但遗憾的是,日本多年来的国家政策是将自己归为西方的一员,日本对于美国的依赖是很重的,特别是在安全领域,日本的这一属性使得日本在于中国发展关系的过程中必须要在某种程度上根据日美同盟关系的需要。

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日美中三国的经济合作,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和现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某种程度上早已压倒了日本,而日本仅有的在人均GDP上的优势在中国高速的发展面前也越来越微弱。从这个意义来看,日本必须重新审视中国,即使作为西方的一员,不能完全与美国和欧洲切割关系,但是日本也必须在西方和中国之间寻找新的平衡点,不再完全从属于美国,而是成为架起美中之间的一座桥梁。只有这样,日中之间的经济发展和合作才会顺畅的进行下去。但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这又是非常困难的。

 

―― 在这里追加一个问题,近来,您在磁悬浮领域的开发和推进上下了很大工夫。联想一下日本的新干线和中国近几年普及的高铁,中日之间在磁悬浮列车领域的合作也被很多人看好,您对此有什么预测?

盛山 中国是铁路大国,中国铁路的营运里程是日本无法去比较的。据我所知,目前中国在磁悬浮技术上是使用的德国的技术,速度可以达到400公里/时的程度,日本目前已经有相对成熟进行商业运营的磁悬浮列车,但中国目前还没有,这其实就是技术,成本等诸多因素所造成的,这需要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进行,最终来看中国有多大兴趣发展商用的磁悬浮列车。目前,我所获知的是,中国方面希望在上海周边率先开始实现磁悬浮列车的正式商用化,而这也正是日中合作的一个非常好的接合点。

 

2020东京奥运会举办取得的成果和对2022年北京冬奥的期待

―― 2020东京奥运会在前些天顺利闭幕,而仍在进行的东京残奥会不出意外也将平安闭幕。2022年北京将举办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请为北京冬奥做一些声援。

盛山 北京冬奥会和东京奥运会两场盛会分别时隔半年举行,中国面临很多不确定,特别是疫情出现的变异毒株,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会如何谁也不好说,但相信中国方面又能力采取合理措施,借鉴东京奥运会的经验,在东京奥运会举办的经验上,让北京冬奥会办的更加成功和精彩。夏季奥运会和冬季奥运会在竞技项目上虽然有所不同,但带给人们的感动都是相同的,我衷心希望北京能够把这种感动传遍全世界,让这次冬奥运也成为一次精彩的奥运盛会。■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