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说法】政府救护措施不给力,遗属受偿和解无异议
作者:在日中国律师 颜丹丹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9/9/2021 2:56:19 PM
 

 

2021年9月6日,针对去年发生在日本神奈川县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酒店疗养期间死亡事件,在历经9个月的调查、研究、讨论之后,该县政府与死者遗属之间最终达成和解协议,由县政府向死者遗属支付和解金57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3.8万元)。

2020年12月11日,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50多岁男性,在酒店疗养期间病重死亡。家属愤愤不平,对县政府提出异议。经过县政府调查,这名男子在2020年12月8日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轻症,翌日就进入到政府指定的酒店进行疗养。12月9日,该男子的血氧饱和度低于90%,但医生未能及时诊断。12月11日下午3点进行健康检查时,该男子没有出现,直到当日晚上8点才在房间内被发现心肺停止,送往医院后被确认死亡。后经检查确认,该名男子没有基础疾病,死因是新冠病毒引起的急性支气管肺炎。

该男子死亡后,神奈川县政府制定规则,要求患者一旦出现血氧饱和度低于93%的情况,必须立即报告医生。与之对应的,县政府下设的第三方委员会在2021年3月出具的检查报告中确认,事件发生时神奈川县在对应疫情的医疗体制中,没有规定血氧饱和度的指征标准,并且病情确认和健康观察的措施全都依赖于患者的自我申告,这样的体制存在缺陷。但同时该委员会又称,体制的缺陷与患者的死因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也就是说,第三方委员会对该起事件的调查结论是:政府你错了,但错不致死。对此,神奈川县政府与死者家属进行了讨论,达成的一致观点是:县政府的相关体制确实存在不完善之处,导致死者生前没有被及时送医,错过了抢救时机。对此,县政府根据日本民法的有关规定,在2021年8月向死者家属提出了支付和解金575万日元的解决方案,家属对此表示认可。至此,这起死亡事件以和解告终。虽并未对簿公堂,但依然引起广泛关注。毕竟,地方政府因为新冠病毒感染者死亡而支付和解金的事例,在日本实属罕见。

事件虽已和解,但疫情仍旧严峻。在日本,每天数以万计的新增感染人数,相比于供应日渐不足的救护设施,仿佛是在往骆驼背上添加稻草。对于医疗机构而言,持续增加的患者就像骆驼背上的稻草,不断挑战日本医疗体系的承受限度;但对于感染者而言,如果能接受医疗机构的及时治疗,则堪比登上诺亚方舟的幸运。

还有一部分群体,就像事件中的死亡男子,虽然感染新冠病毒却无法入院治疗,也无法得到及时的救助,只能居家隔离或者酒店疗养,靠着自身抵抗力与病毒抗衡,甚至与病魔殊死搏斗。如果将他们形容为“被骆驼抖掉的稻草”或许过于凄惨,但若是比喻成“诺亚方舟的眺望者”,实则并不为过。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9月1日,日本全国有207,672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处在疗养中,其中有24,488人已经住院,24,081人虽然尚未入院但可以确保住院,还有19,635人是在酒店旅馆等住宿场所内自行疗养,而超过一半的人则是在家中隔离疗养,这类群体人数已经高达135,859人。

在这些疗养者中,纵观日本各个都道府县的医疗机构的入院率,仅有和歌山县达到100%,另有福井县67%、岩手县61%、岛根县51%,其余43个都道府县的入院率基本不足四分之一,其中东京都的入院率为13%,而爱知县仅为5%。

已经处在“第五波”疫情旋涡中的日本,面对供不应求如此紧张的医疗态势,自然也需要采取措施予以缓解。目前,47个都道府县以及20个政府定点城市中,有25个地方政府已经决定开设临时医疗机构,来收治无法入院的患者。初步统计这样的临时机构至少可以达到40家以上。另有21个地方政府正在研究是否开设临时医疗机构。此外,日本64个地方政府已经将医疗设施建设和医疗人员保障列为课题,并在积极磋商中。

如果说,政府防控疫情的积极作为,是引领民众走出疫情阴霾的一道曙光,那么,政府积极提升医疗救助能力的有效措施,才是承载民众渡过健康难关的诺亚方舟。■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