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中共百年专题报道】旅日学者赵宏伟谈中共创造中国式民主的贡献
作者:《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 刘海鸣  来源:日本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6/27/2021 9:45:56 AM
 

中共建党百年,举世瞩目。百年间,中共创造了无数令世界惊叹的奇迹。她不仅带领中国人民通过革命战争,摆脱了近代以来国家沉沦,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更在建立新中国70年后,走完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走过的路,一举使中国成为世第二大经济体。6月25日下午,在中共建党百年前夕,《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联袂《日本华侨报》在东京采访了知名旅日中国问题专家、日本法政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宏伟。请他从旅日中国学者的视角,分析百年中共对中日关系乃至整个世界产生的影响。

一、中共是在中国历史发展和国家需求中诞生的

近代以来,中国开始衰落,无数仁人志士流血牺牲希望找到国家重建和复兴的出路。赵宏伟认为,中国共产党其实就是在中国多阶层的希望救亡图存的共同愿望下诞生的政党。

为了解释这一点,赵宏伟提出了一个概念——“国民国家”。他解释说,理解认识中共必须要从一个大的历史背景观察,这个历史背景的范围要远远超过中共建党时期,归纳起来应该说是人类进入到所谓日语称作的“国民国家时代”后的历史。“国民国家”最大的特征就是国民成为了国家的主体,国民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仅仅捆绑在一起。国家有权要求他的国民为他而献出生命,而国民也有权要求他的国家为他自身争取更多更大的利益。“中国应该说是最早建立‘国民国家’的文明,其历史上可追溯到秦王朝。”

在赵宏伟看来,中国近代以来,“国民国家”衰落,清朝晚期我们看到的是国民和他的国家之间并非利益共同体,而是互相争夺利益,国家对民众的利益十分藐视,而国民也不关心国家使得生死存亡,这也就是对当时中国的经典评价——一盘散沙。

他认为,在中国共产党之前,包括洋务派、维新保皇派、革命派等政治力量进行的国家变革运动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中共的诞生其实是在“国民国家”时代的大背景下,中国面临社会变革,重建新形式的国民国家不断遭遇挫折和失败的历史条件下应运而生。因此,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实际上是完全迎合了中国历史向前发展的需要。

二、日本对中共及其领导的中国存在重大认识误区

中日关系是分析百年中共绕不开的话题,作为多年旅日中国学者,赵宏伟对此深有感触。他介绍说,日本官方和民间对中共及其领导的中国最突出的误区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是其在意识形态上对中共产生的误区。日本认为,中共是典型的列宁主义意识形态政党,是苏共的翻版,遂将冷战思维强加于中日关系上。二是日本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使得日本对中共的认识产生了一定的误判。前者是日本对双方在政治体制等方面存在根本不同的认识,由此产生的不安和不信。后者则是近代日本崛起以后,希望保持在地区的国家地位,而中国的崛起改变地区整体局面所造成的对抗心。

赵宏伟表示,这些误区的形成依然可以从“国民国家”的观点上进行分析。他说,在当今世界,没有任何政治力量可以高于“国民国家”的利益而存在,即便是联合国也不可能凌驾于国民国家之上。日本对中共及其领导的中国的看法终究要从日本自身的“国民国家”利益出发。而今天,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在很多领域对日本造成了强大的压力,与日本产生了激烈的竞争,这就激发了日本的“国民国家”方面的危机感,因此,日本对于中共和中国的对抗意识以及战略不信任也就源于此。

三、中日需要管控各自国内的民族主义敌对情绪

近一段时间,中日关系加速恶化,日本国内舆论调查厌华民众比例更是接近90%。对此,赵宏伟表达了担忧。他说,中共作为百年大党,对于国家未来担负重任,而中国已经越发接近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性目标,一个稳定的中日关系,对于中共领导的中国实现这一伟大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赵宏伟说,近一段时间中日两国针对彼此都出现了较强的民族主义情绪,“在自媒体发达的今天,两国的民族主义都变成了‘媒体民族主义’。‘自媒体’的力量又使得民族主义的能量和传播力都得到了无限放大。

“如果放任,这是非常危险的。”赵宏伟表示,在日本这样的国家,政府在管控言论方面的能力是非常弱的,近乎为零,这就是使得结合了媒体的民族主义比过去更加容易绑架政府的决策。

“而中国此时则显示出了制度的优势”赵宏伟说,中国的“媒体民族主义”近年来虽有扩大之势,比如在钓鱼岛等问题上,一度还出现了失控的现象。但中国不同于日本的是,中共有着强大的言论管控能力,对于有着14亿国民的大国来说,中国必须确保他国内的民族主义不至于失控,否则,14亿人迸发出的非理性的民族主义能量对全世界来说都是危险的。而这一点,中共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也确保了中国的“国民国家”最高利益没有受到损害。

赵宏伟最后表示,提起言论管控,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国家经常以此说事,称中国是所谓的威权主义。“但是这其实是西方认知中的威权,从某种意义来讲也是西方对中国的一种不理解和抹黑。”赵宏伟认为,包括日本在内的西方对于中国式协商民主的理解依然有待加深。但认为民主形式具有唯一性——即西方所谓普世价值,反而显现出了西方在对民主理解上的狭隘。

“当然,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式民主依然处在摸索和发展的过程中。”他认为,中国式民主的理论和实践依然需要更多的完善,但中国的崛起证明中国式民主体系符合当前中国现实发展的需要,对于人类社会进步来讲,百年中共所做的探索毫无疑问是巨大的贡献。■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