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丝绸之路”终点的“镇院之宝”
——日本第72届正仓院展观后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10/27/2020 6:40:16 PM
 

10月26日,虽然已进入秋意渐浓的日子,但日本千年古都——奈良的红叶,犹如那刚刚走出家门的新娘子,脸上有些微红,却还没有羞尽红透。湛蓝湛蓝的天空,用“澄澈”和“碧玉”来形容都绝得不够到位,但足以挤压走向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留在心中的片片阴霾。从“百年老字号”奈良酒店出来,我们不时地给街头四散行走觅人寻食的匹匹小鹿喂上几片脆饼,但并未耽误前往此行的目的地——奈良国立博物馆。这里,正在举行第72届正仓院展。

在北京出生的我,对“仓”并不生疏。当年《中国青年报》所在地海运仓、我上大学时与恋友经常穿行的禄米仓、教育部部址太平仓,都与昔日的皇家、官家有关。日本奈良的正仓院,也不例外,过去曾经是皇家储藏税粮的地方。

不过,昔日收取税粮的正仓院,如今已经成为珍藏日本皇家珍宝的胜地。据说,这里存有日本皇室历代留下来的9000多件“宝物”。即使到了今天,每次举办“正仓院展”的时候,事先要得到天皇的签字批准;挑选展品的时候,必须有天皇派来的“敕使”在现场监督;每次展出物品不得超过60件,前期展出30件,后期展出30件;“宝物”展出后,十年之内不得参与第二次展览。

或许是为了应对“新冠时代”的节拍,本届正仓院展的特点之一是推出了这里珍藏的几种药物。我在展橱前细细端看,感叹这些药物历经沧桑千年居然可以留传到今天。

有介绍说,这是日本奈良时代光明皇后捐献给东大寺的。光明皇后的老公是日本第45代天皇——圣武天皇,她自己则是一位“强势皇后”。在那个疾病与疫情交织横行的年代,光明皇后一方面是在宫殿内兴建了“施药院”,四处收集药物,把药物施舍给贫穷的民间病人治疗。另一方面是打着老公的名义兴建了东大寺,希望通过念佛做善事祛除病魔。圣武天皇去世后,心念伴侣的光明皇后在东大寺的一角兴建了“正仓院”,除了收取税粮以外,就是珍藏她不断捐献的皇家“宝物”。当时,能够把药品也作为“宝物”捐献并收藏,说明它的作用不亚于今天的抗疫疫苗吧。

我数了一下,展橱里共有8种药物——五色龙齿、厚朴、远志、大黄、芒消、紫矿、苏芳、雄黄。我的中药学知识几乎是空白,这其中我相对比较了解的是“大黄”,因为它在今天的中药中还在使用。

令我意外的是,日本人把“正仓院”称为是“丝绸之路”的终点,认为通过印度、中国传来的药物是“日本药”的起点。90岁高龄的常磐植物化学研究所顾问鸟越泰义先生在《正仓院药物的世界——探求日本药的源流》一书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今天,在兴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时候,在探讨日本是否属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时候,日本第72届正仓院展提供了一个佐证。

中国历史看多了,总不会忘记从秦始皇派徐福出海寻找长生不老药到大明嘉靖皇帝深居后宫炼丹求不死的种种故事。没有想到,日本皇宫里面也曾经服用“雄黄”。日本药科大学特任教授、药学史专家船山信次先生认为这虽然是一种毒性非常强的药物,但也正是日本皇宫曾追求的“长生不老药”,应该是从中国唐朝时期流传到日本的。哪位日本天皇曾经服用过“雄黄”史无记载,但考古学家打开光明皇后的祖父藤原镰足的坟墓后,发现他的头发里含有砷素,由此证明日本“大化改新”的这位大功臣是服用过的“雄黄”的。这至少说明追求长生不老的,并非仅仅是中国的皇帝和日本的天皇。

不知道是这些药物纠缠了我,还是我流连了这些药物。观展期间,我没有顾得上去细看平螺钿背圆镜、孔雀纹刺绣幡、花毡等等昔日宫廷生活用品,这些药物给我的脑洞增添了新的知识点,也带来串串涟漪般的联想……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