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菅丸”今日出海 惊涛骇浪前程难卜
作者:《日本新华侨报》专题小组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9/16/2020 5:10:32 PM
 

 

一、担心菅政权成为“二流安倍政权”

日本时间9月14日下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71岁的菅义伟在日本众参两院自民党籍议员投票中以377票当选为新一任日本自民党总裁,这远远高出第二名竞选人岸田文雄的89票和第三名竞选人石破茂的68票。9月16日,作为日本执政党总裁,菅义伟被日本国会指名为第99代日本首相。这样,继田中角荣之后,日本战后史上第二位农民的儿子成为首相的“草根逆袭”大剧拉开了帷幕。

不过,日本媒体指出,这次总裁选的焦点并不在路线、方针、政策之争上,而是围绕着是否会全盘继承安倍政权的运作方面。9月15日的《朝日新闻》感叹这次自民党总裁选举没有以往总裁选举的“热闹劲儿”,没有激烈的辩论,是一场从开始就知道胜者是谁的选举。可谓空有选举之名,实际上派阀暗中合计的结果。

本来,日本的当务之急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对策。而安倍首相就是因为在疫情对应上动作缓慢、措施不力而导致支持率大幅降低,最终不得不挂冠而去的。但是,菅义伟当选总裁之后,《读卖新闻》认为他“没有在外交、安全保障以及修宪等问题上表现出自己明确的‘国家观’,在税务财政方面也看不到他勾画出来的‘未来像’。”《东京新闻》失望地指出,“菅义伟作为支撑了安倍政权7年8个月的内阁官房长官,不可能去否定安倍政权的任何‘成果’。他如果那样做,就等于是在否定他自己。因此,未来的菅义伟政权,只能是一个‘二流安倍政权’。”原八王子市议员原田繁在接受《日本新华侨报》采访时指出,如今日本人处在一种“求变”但又“怕变”的心态之中。所谓的“求变”,就是日本人眼看着日本以及周边邻国乃至于世界的变化,希望日本也能够发生相应的变化;所谓的“怕变”,就是日本人吃过政党交替的亏,认为如果让没有执政经验的政党上来,如果让否定安倍政权成果的竞选人上来,日本的发展就会停滞下来,甚至出现社会和政坛的混乱。这种心态,让日本人乐观继承安倍政权的人物走到前台。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日本国会议员告诉《日本新华侨报》记者,这次日本自民党选举让人感到最大的吃惊,就是自民党“派阀政治”的全盘复活。菅义伟上台以后,主要的精力都要放在“回报”支持他的派阀身上,要考虑怎么样给他们分配阁僚的位子,要考虑怎么样听取这些派阀的执政建议,还要时时向谢任首相安倍晋三请教、协商。安倍晋三也会像一个“垂帘听政”的太上皇一样,在旁边指手画脚,借菅义伟之手完成自己诸如修改宪法、举办东京奥运会等未完成的事业。所以,菅义伟政权很可能是一个“傀儡政权”。

二、菅政权面临重重难题

菅义伟似乎也处在纠结之中。《日本新华侨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办的自民党总裁竞选人见面会上,看到菅义伟针对媒体指出他是外交“门外汉”的问题,表示“我参加了安倍政权所有的重大外交活动。安倍首相每次给美国总统特朗普打电话,我都是在现场的。”《读卖新闻》记者当场指出,“你在现场,并不意味着你主持这场外交活动,也不意味着你就一定懂外交。”菅义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样回答说:“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理解一下。这种参与,是需要我事先做大量准备的。这个准备的过程就是外交的过程。”

但是,在自民党总部举行的记者会见会上,菅义伟又表示,“安倍外交是非常出色的外交。我是做不到的。我只能做‘菅型外交’,一边与外务省合作,一边向安倍首相请教,然后摸索着去做。”日本《产经新闻》则表示,“菅义伟不能够用自己的语言描述自己的外交、国防战略,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曾经担任过总务大臣的菅义伟,多次指出日本的手机费太贵,其高额费用在世界上排名第六。在他看来,日本手机的话费,至少可以降价40%的。但是,在他成为日本自民党总裁的时候,日本具有垄断地位的电话公司传出讯息——如果手机话费下降的话,电话公司将无法为国家的5G建设投资。《每日新闻》指出,“这可以看做是一种不满,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威胁。”

在这次竞选活动中,菅义伟多次表示日本政府应该设立一个副部级的“数据厅”。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对应期间,日本就是因为数据化管理的落后,导致政府的援助款不能及时发放到企业和个人手中,带来了社会的怨声载道。但是,日本经济产业省则传出声音,“设立一个厅,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完全运转起来,需要半年的时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日本外务省则有声音表示,“设置数据厅,就要推动5G建设。而推5G建设就必须面对如何对应中国设备的问题。如果日本追随美国,完全排除中国设备,就会构成日中关系中的一个问题。看起来设置数据厅是内政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外交问题的。”

如何继承安倍经济学,也是未来菅义伟的一大难题。在这次自民党总裁竞选过程中,另外两位竞选人石破茂和岸田文雄都多次指出安倍经济学没有让百姓和企业有“获得感”,也没有把成果分配或者还原给百姓和企业。菅义伟提出在安倍经济学的基础上,应该增加“地方创生”内容,也就是出台增加地方经济活力、振兴地方经济的举措。但是,正如《东京新闻》指出的那样,菅义伟作为安倍政权的“大管家”,已经把能够提出的建议都提出来了,安倍政权做不了的事情,菅政权也同样做不到。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对于即将上任的“菅政权”而言是一个最大的挑战。新冠疫情目前对日本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平衡——“疫情控制”和“恢复经济”。采用严格举措控制疫情,就会制约经济恢复;放松管制致力经济恢复,就有可能导致疫情扩大。据株式会社东京商工研究发布的数据,在前所未有的疫情之下,2020年1月至8月之间,日本的餐饮业破产的件数达到了583件,同比增长13.2%,预计到年末时会创造历史新记录。9月8日,日本帝国数据银行发布调查指出,受疫情影响而破产的企业已经达到500件。《东京新闻》指出,尽管菅义伟在竞选中表示,“将和安倍政权一样,致力于兼顾防止疫情扩大以及社会经济活动运行”,但他并未给出更详细的方案策略。

至明年的东京奥运会,也是一大难题。目前,因为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在资金上已经出现4000亿日元的缺口。这笔款项,是由日本中央政府支付,还是由东京都政府支付,正处在一种“相互推托”的状态。东京奥运会组委会的一位人士告诉《日本新华侨报》,目前,东京奥运会的费用出现问题,还有一些赞助企业有可能撤销赞助。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也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如果是采取“无观众”的形式,收益就会受到大幅影响。如果一些小国的运动员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不愿意来东京,日本就还要做说服劝说工作,甚至要为他们支付整个参赛的交通、住宿费用。这是菅政权面临的难题之一。

 

三、菅义伟的优势与劣势

菅义伟的优势之一,在于他调兵遣将的能力。根据角川新书2019年6月出版的《同调压力》披露,菅义伟把控着日本警察和内阁情报调查室,能够对各省厅施压、对政敌施压。仅据日本媒体曝出的消息,曾经在加计学园问题上,痛批首相官邸的前川喜平,就被菅义伟把他频繁出入约炮酒吧的消息放给了《读卖新闻》,大肆报道,导致其身败名裂;曾经和菅义伟同为安倍政权三大支柱之一的甘利明,也是被菅义伟把他从建筑公司受贿的丑闻放给了周刊杂志,被迫辞职。甘利明本人也毫不掩饰对菅义伟背后捣鬼的怨恨。议员们忌惮于此,便会最大程度地听从调遣,配合工作。

菅义伟的优势之二,在于凡事都可以跟安倍晋三商量。7年零八个月,安倍与各国首脑会谈、通电话、视频,菅义伟都在现场,这也是他时不时要拿出来“炫耀”一下的成本。在姿态上,他学习到了安倍的柔软,在妥协与平衡中,谋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在实际操作上,他的背后还有安倍“垂帘听政”,凡事都可以跟安倍请示。

菅义伟的优势之三,在于背后有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做后盾。二阶俊博被认为是这次菅义伟与安倍晋三无缝对接的“总导演”,菅义伟全面继承安倍政治遗产的态度,是二阶俊博全力支持他的首要原因。JBpress9月14日消息,如果能借助二阶干事长的力量,那么在对韩关系和对华关系上,菅外交的成果可能会超过安倍外交。只要菅义伟没有强硬表现,通过二阶干事长这个渠道,日中、日韩外交都会顺利推进的。

菅义伟的优势之四,在于他是地方出身的“农民的儿子”,所以非常重视日本地方经济,推助农产品的出口,吸引更多中国游客赴日旅游、更多外国劳动力到日本就业。包括他在安倍内阁下,不顾日本法务省和警察厅的反对,放宽对华签证,吸引外国劳动力等。据《日本经济新闻》9月14日消息,在菅义伟当选自民党新总裁后,福冈县知事小川洋、冲绳县知事玉城丹尼、宫崎县知事河野俊嗣都对其真振兴地方经济给予厚望。

菅义伟的劣势之一,在于他是靠全面继承安倍政治遗产当选,并得到党内7大派阀里5大派阀的支持,那么接下来势必很难拿出具有菅义伟特色的政策。一个只知道继承与维持,而没有新政策的首相,势必会令日本社会失望,支持率也将低空运行。

菅义伟的劣势之二,在于疫情还没有彻底防控的办法,截至9月13日,东京都内连续6天新增人数过百,全国累计死亡人数为1447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日本经济环境的恶化,入境限制让“旅游经济”深受腰斩之苦,自肃等防疫要求让支撑日本经济基础的零系企业受到致命打击。在细枝末节上做不着痛痒的调整,已经无法刺激经济的复苏,必须进行刮骨疗伤式的改革。

未来,外交关系的走向无疑是日本媒体关注的重点。近年来,中国技术和中国故事影响力遍布全球,美国在贸易和科技等方面增强对中国崛起的狙击,中美关系持续恶化,一直没有外交经验的菅义伟将如何处理日中关系和日美关系引人注目。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如果特朗普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获得连任,菅义伟如何“继承”这难得的友情?更是日本舆论关注的热点。

消费税等问题也是日本民众关心的课题。在9月10日东京电视台举办的一档节目中,关于未来十年是否将进一步提高消费税的话题,三位自民党总裁候选人中,只有菅义伟选择了“是”。并解释说,老龄少子化的持续,注定了提高消费税势在必行。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次日,菅义伟又改口说,安倍晋三曾表示未来十年不会再次上调消费税,自己与他观点一致。

《产经新闻》9月2日,将菅义伟称作安倍内阁的“黑子役”,意即表面上看完全没有存在感,实则支撑整幕大戏完成的重要角色。脱下黑衣,换上盛装,菅义伟究竟要如何展示他的政治智慧呢?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