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123):汉哀帝并非是“不好声色”的皇帝
——读《汉书》卷十一《哀帝纪》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9/11/2020 6:49:49 PM
 

评价历史人物,实实在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着班固《汉书》卷十一《哀帝纪》,我的这种感觉越发局促、坚定起来。

班固给汉哀帝的评价是“雅兴不好声色”。在中国历史上,“雅兴”的出口路径应该就是“声色”,汉哀帝怎么会逆向而行呢?对此,我表示怀疑。可是,班固好像预先知道后人要对他的评价给予置疑一样,就写下了具体作为佐证的事例——汉哀帝即位两个月,就下诏书指出“郑声淫而乱乐”,要求“圣王所放,其罢乐府”。也就是说,让“乐府”彻底地关张了。

对于汉哀帝“罢乐府”这件事情,史学界目前有三种看法。第一种看法是汉哀帝“性不好音”,所以会采取这种举措;第二种看法是乐府是奢靡的象征,汉哀帝此举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加强自己的统治;第三种看法是汉哀帝希望通过此举振兴西汉日渐衰弱的经济。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第二种看法。因为几乎每一个新皇帝即位以后,都是想励精图治、奋发有为的,没有一个人愿意把祖辈打下来的江山拱手让人的。在这样的动机驱使下,采取一些否定前皇的举措,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问题在于并不能因为推出了这样一项举措,就认定汉哀帝“不好声色”。比如说,汉哀帝还下达过一系列诏令,诸如废除任子令和诽谤欺诋法,食艾草,摊饼子,炸槐花,行酒令,掷骰子等等。但是相传汉哀帝与宾客饮酒的时候,总是要以骰子助兴的。一方面禁止,一方面自己照玩,这不仅会使禁令变成一纸空文,更会恶化政治生态,带来言行不一的官场生态。

汉哀帝最大的“声色”表现大概就应该是常常与自己的男宠董贤同卧同坐了。遇到这样的话题,我就感觉有些倒胃口。但是,叙述历史的时候,又无法跳过去不讲。因为中国著名的成语典故“断袖之癖”,就是来自于汉哀帝的。《汉书·董贤传》中记载:有一次白天睡觉,董贤头偏枕上了汉哀帝的衣袖。汉哀帝想起床的时候,熟睡中的董贤没有发觉。汉哀帝又不想惊动董贤,于是就用剑截断衣袖后才起来,“其恩爱至此”。这事如果发生在对待女性的身上,就会是一个温情脉脉的“暖男”故事,让后世女子也会悔恨自己为什么生得太晚。发生在汉哀帝对待男宠的身上,就演变成为后世泛指男子之间同性恋行为的代名词。

不过,人们总是喜欢说汉哀帝如何宠幸董贤,而忽视了董贤也是“性柔和便辞,善为媚以自固”。与此同时,汉哀帝又没有“独霸”董贤,而是考虑到董贤“工作较忙”难得回家,便诏令董贤妻子暂时住在宫中,在董贤的休息处夜宿,好像官吏们的妻子住在官署宿舍一样。汉哀帝还下诏让董贤的妹妹进皇宫做“昭仪”,地位仅次于皇后,给她的房舍取名“椒风”,以便和皇后的“椒房”匹配。就这样,昭仪和董贤夫妻早晚上下宫殿,共同侍候在汉哀帝左右。

打住,汉哀帝如此“声色”不需过多叙述了。我只想说,班固的评价是有问题的。(2020年8月7日写于东京“乐丰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