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安保政策的微妙变化
作者:梁云祥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8/3/2020 3:22:23 PM
 

最近一段时间,日本在安保方面又出现了一些新动向,或者说有可能发生一些新变化。首先是由其防卫大臣公开宣布将取消拟议中的宙斯盾反导系统安装计划,当然理由基本上都是技术性的,但几乎与此同时又在社会上公开讨论是否要具备可攻击敌方基地手段的所谓新的战略应对。本来,在五年前,由于日本政府对集体自卫权的解禁以及日本国会所谓新安保法案的通过,就被舆论解释为日本将从过去传统的“专守防卫”安保政策向“主动进攻”的安保政策转变,这次对所谓新战略的公开讨论,似乎更是为舆论的这一解释做了进一步的注脚,同时自然也受到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战后长期以来,基于日本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及其战后经过美国改造后的国际地位及其从国家利益考虑所建立和坚守的安保政策,基本上以依靠日美同盟为主,主要靠美国来保护自己的安全,后来虽然也拥有了自卫队,但基本上只发展最低限度的自我保护军事力量,而进攻敌方的职能则完全交给了美军。不过,其实从20世纪70年代起,随着美国在越战中的失败及其总体国力的相对衰落,就不断地要求日本充实和强化其军事实力,以便在日美同盟中承担更多的责任。日本则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国家利益,总是在强化军事实力与依赖美国保护之间采取平衡术,即既要适度强化自己的军事实力,足以保障自己的最低限度安全,但又尽量减少自己在日美同盟中所承担的义务,常常以宪法限制为由拒绝为美军承担更多义务。但是在冷战结束之后,尤其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之后,日本的安保政策开始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化,即军事力量从不得不参与海外行动到更加主动积极地走向海外,在日美同盟或联合国框架内发挥越来越多的国际作用。尤其在美国特朗普政权之后,日本的这一动向似乎更加明显。

作为日本安保政策发生变化的理由,主要是因为美国的相对衰落及其对其包括日本在内的盟国的保护义务日渐减少,并同时要求日本承担更多义务,尤其特朗普政权的所谓“美国第一”的政策,使日本感觉到了一种不安全。而且在其周边地区,却充满了众多的安全上的不确定因素,甚至被日本视为安全威胁,比如其公开强调的朝鲜半岛的安全形势及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技术的开发,以及半公开对中国军事力量增长及其海洋政策的担忧,尤其最近的中美对抗,更让作为美国盟国的日本感到担忧。其实,日本已经明确地将这些担忧写进了自己每年一度的《防卫白皮书》中。

当然,日本的安保政策是否真的要发生根本战略性的变化,目前还正处于讨论之中,或者说目前还仅仅是所谓纸上谈兵,因为并没有实际战争的发生,日本也并没有受到实际的战争威胁和攻击,但是对于日本而言,至少已经从主观上认为正在面临有可能受到攻击的威胁,因此有必要改变过去那种完全被动只能在受到攻击时才进行防卫的战略,而是要向其他国家一样具备主动攻击敌方的手段,这样就可以对敌方形成战略威慑,反而会因此而降低受到攻击的可能性。

然而,如果最终日本的安保战略真的发生了根本变化,明确发展可以主动攻击敌方的军事手段,那么就将彻底抛弃日本战后的“专守防卫”政策,成为东亚另一个具有主动进攻能力的军事大国,当然也会一定程度上增加东亚地区的“安全困境”。(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