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华人小故事之二十三:在东京和疫情跑马拉松
作者:叶晓光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6/18/2020 9:56:16 AM
 

 

2020年即将过半,在5月26日,日本宣布解除为期一个多月的“紧急事态宣言”后,全国抗疫也进入了下半场,遭受着奥运延期和经济停滞影响的社会逐渐恢复正常运转。今年的时间似乎停止,而正常生活的时光已经过去很久。这半年,作为一名跑步爱好者,未参加过重要体育活动的我,只得在家锻炼,期盼早日进行户外运动。在抗疫的马拉松开启下半场之际,值得感悟与回忆的,是2019年完成东京马拉松的经历。

从初中开始,本不热衷跑步的我,由于体育中考项目男子1000米的需要,开始练习长跑,直到高中作为主力参加校运会3000米项目,再到大学参与学校长跑社团的活动,于不知不觉中,掌握长跑的技能。

赴日留学之前,曾定下三个关于跑步的目标,其中最难的一项,便是完成东京马拉松。每一个跑者都一定怀有跑一场大满贯赛事的梦想,作为世界六大马拉松赛事之一,东马也是对国人而言参加希望最大的赛事。

2018年8月,2019年的东京马拉松赛事开启报名通道。大学期间连续三年落选北京马拉松的我,面对中签率只有8%的东京马拉松,对自己成为幸运儿并不报足够的信心,若是落选则安慰自己来年继续即可。当赴日前3天收到中签邮件之时,让我对即将开启的留学生活更加充满期待。

这不是首次参加海外马拉松,2017年在韩国交换留学期间,我参加了首尔马拉松。然而42公里的漫长征途,不是在脑子里想着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就能轻易完成的。半年的备战中,主要的训练方案是路跑,在每周二、周四的晚上8点,从居住地附近的池袋车站出发,伴随日本人口中常说的“价值百万的夜景”,跑到高田马场车站,来回正好一个小时,周六下午则重复两趟。长期的备战增加了完赛的信心,期待3月3日的到来。对自身实力有明确认知的我,只定下一个目标:保证没有受伤的前提下,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全程。

过度期待则导致过度兴奋,比赛前一晚我并没有睡好,凌晨3点多,手机突然震动,速报显示当天会下雨,这对我的东马旅程蒙上了一层阴影。6点半,带上雨具和补给等装备,我到池袋乘电车到比赛起点新宿,车厢里都是和我一样的参赛者,早已准备好将汗水溶于雨水,在赛道上弹奏出清脆的乐章。

在和华人跑友们于新宿站会合后,根据报名时提交的成绩,前往东京都厅前的B区等待起跑。此时离起跑还有一个小时,小雨逐渐变大,为防止感冒,我披上透明雨衣。坐在台阶边与一位日本大叔交流,我好奇与他为何没有携带雨衣和背包,得知他是一位专业跑者,今天即将第四次参加东马,并会在下个月参加波士顿马拉松。“东马作为世界上服务最好的马拉松,拥有最充分的道路补给和最热情的观众,这足以使你轻松完赛”,大叔自豪地说道。大叔的鼓励让我调整紧张的心情,等待比赛开始。

9点整,发令枪声响起,天空中飘落下无数樱花纸片,与雨丝交织在一起,分外唯美。人潮也在激昂的音乐中缓慢前进。当踩过起跑线计时毯的一刹那,战役便开始了。从东京都厅到饭田桥的前5公里,总体来说是个下坡,可以说是最轻松的路段。我保持匀速前进,跑过一段之后,感到自己似乎携带过多的补给物品,会影响后面的配速,便中途丢弃两瓶运动饮料。10公里左右的神田一带,开始出现补给站,因为是第一个补给站,跑者需求比较大,前几桌的水和饮料早已被取走,志愿者们稍微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补给后,往15公里处的浅草雷门方向前进。作为东京最著名的景点,这个路段的风景自是美不胜收,我放慢配速,感受着高度发展下保留一隅古朴与典雅的东京。途径两国到折返点的门前仲町,已经是11点多,东马最靓丽的风景线--私人补给开始出现。正好在午餐时间点,热情的观众们除了为跑者准备面包、饭团、巧克力、水果之外,有的还自制炸鸡、奶茶、火腿、日式甜点等等,简直就是为跑者准备了行走的饕餮盛宴。难怪有人说,哪怕只跑到私补区大吃一顿也够值回本了。出于补充盐分的需要,我吃得最多次的,可能还是日式酱菜,为了调节状态和消化,本段的大部分也是行走和慢跑过的。一句句“頑張れ”,一次次击掌,无不体现东京人民的热情,这一天,你就是他们心中的英雄,眼中的冠军。

25公里处是日本桥路段,经过折返点后开始下半场,赛道的对面除了享受美食的跑者,还有关门裁判车,可能15公里路段已经关门,最后面的一些跑者只能带着遗憾结束本次比赛。这让我开始紧张起来,加快了速度。赛前为防止雨水浸湿袜子扰乱步伐,我在袜子外面套了三层的保鲜袋。排长队上完厕所后,脱下鞋子,发现三层袋子全部磨破,从背包里拿出新的保鲜袋准备套上之时,由于坐在地上,竟一时站不起来。志愿者和医疗队见状以为我受伤,马上过来询问我的状况,在调整后我重新站起,医疗人员确认没有大碍后允许我继续前进。即使真的必须中途退赛,我也至少要跑到这里--29公里的日本桥下。这里是华人观众聚集的地方,有华人马拉松跑团成员、志愿者、参赛者亲属、以及中国游客等,上百人摇旗呐喊,共同为祖国加油。与国旗合影后,我带着使命感,跑向繁华的银座。这张照片也登上央视中文国际频道的《华人世界》栏目。

此刻的银座,不在朦胧的月色笼罩下,自然少了点烟火气息。跑着跑着,我感觉自己又熄火了一般,果然,“撞墙”了。此时离关门时间越来越近,要放弃吗?我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走走停停,看到一个身影,也是这段经历中最难以忘怀的记忆。一位身披雨衣戴着墨镜和口罩的观众,举着一个牌子,用极其扭曲的字迹写到:“已经连续13年落选了,请为了许许多多像我这样的失败者坚持下去”他渴望的眼神,我永远不会忘记。作为一名第一次报名就中签的幸运儿,我此刻所在的位置,是许多比我优秀的跑者梦寐以求而不得的。按照8%的中签率计算,一个人在12年内只能中签一次。在同一件事经历过多次失败的人,亦会体会他的酸楚。我相信他有完赛的实力,也相信他若坚持下去,也能成为一路接受掌声与喝彩的人。对已经在赛道上的我而言,只剩下几公里,眼下正是把该流的汗,全部流完的时候。

 

终于到东京塔前了,怕手机没电的我在之前没怎么拍照,在41公里的牌子处,披上装在包里已久的国旗,与志愿者大叔合影。我想谈谈这面国旗的由来。2017年3月参加首尔马拉松的时候,在最后一公里,进入蚕室体育场的入口处,我看到挂着国旗的观众,便向国旗敬礼和与他们致意,他们将国旗送给了我。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尽管担心出现人为意外,我依然坚持披着国旗跑完那最后一公里,索性安然无恙。此后我下定决心:参加海外大型马拉松时,在最后一公里处披着国旗冲向终点。这次我也一样,通往终点东京站的路段,除了中英日文的加油声,还有日本观众向我喊到:“Go,Go,China!”的助威。最终,冒着大雨,完成人生第一次马拉松大满贯赛事,并用仅剩的电量及时将信息与沉甸甸的奖牌分享给重要的亲朋。

此后的两天,毫不意外地全身酸痛,由于行动困难我向老师请了假,并在一周内不能正常地走下台阶。这份完赛的荣耀,激励我走过2019年。

今年的年度计划中,本有一项是报名东马的志愿者,为奔跑的同胞助威。由于疫情,参赛者数量从往年的3万多名骤降到210名。我没有到现场观看,从新闻得知日本名将大迫杰打破全国纪录。经典励志歌曲《信敬启者给十五岁的你》的MV里面,便出现过他的身影。当年MV里许多为梦想努力的平凡人,今天也许成为了各自领域的“大迫杰”。

2020年停滞的时间,我们用各种方式期盼疫情的结束,而这两场“马拉松”,会教给我什么呢?借用村上春树作品的名字《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和经典语句:痛楚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我想说:

当我在跑步的时候,我谈起听到的鼓励的声音,期待路途里遇见奇妙的故事。

当我在休息的时候,我谈起与终点的距离,想着这不是代表自己,也代表关心你的人与你重视的集体。

当我跑不下去的时候,我谈起那个铭刻一生的眼神,为那些比我优秀的人,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在命运为你安排的属于你自己的时区里,一切都会准时到达。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