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来自直播间:在日华人经营者讲述抗疫背后的故事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6/17/2020 11:45:09 AM
 

从2019年的年末至今,全球都笼罩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下,国与国,人与人再一次体认了“命运共同体”。日本政府的“佛系抗疫”在欧美国家看来,“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功”。随着“紧急事态宣言”的解除,日本社会进入防疫常态化、生产正常化的新阶段。

复工的号角已经吹响,在日华人经营者能否顺利开启新征程?哪些行业或企业必须经历改革的阵痛?疫情将中日两国关系推向互助共赢的新层面,这能为在日华人经营者带来哪些契机和利好?

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邀请四位来自不同行业领域的在日华人经营者代表走进网上“日本新华侨直播间”,深入探讨后疫情时代的生存与发展,试图为大家提供一些启发与借鉴。

 

媒体代表:《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蒋丰。蒋丰采访过6名日本前首相,130多名日本国会议员,出版过多本评述日本的著作,在中国十四家电视台担任特邀嘉宾和评论员,被称为“评介日本第一人”。

IT行业代表:米莱特云服务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人兼社长曹阳。曹阳2001年成立并就任BBXJapan社长,主营行业软件开发,服务于NEC、日立制作所、NRI等大手系统集成商。2006年吸收美国大展公司的投资,公司更名为大展日本、继续就任社长、并参与集团纳斯达克上市准备、后因雷曼兄弟事件引发的全球金融危的影响终止了上市进程。2012年大展集团并入博彦科技集团,并于同年在深圳创业板成功IPO。2016年,再次创建了以云服务及DX为主营业务的新型IT企业米莱特云服务科技有限公司,从传统IT行业迈入了DX技术领域,在人工智能的开发与云迁移服务领域上不断探索、前行。

教育行业代表:行知学园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社长杨舸。杨舸社长经营的行知学园在日本是一所面向在日留学生的补习学校。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质量优良,推送了数以千名的留学生进入梦想中的名校。行知学园自2008年创立至今已经迈向第12个年头,学生人数也从当初的24人到现在的几万人。行知学园已经成长为日本最大的面向留学生的补习学校。

餐饮业代表:株式会社创业新干线代表取缔役藤原亮。创业新干线成立于2009年,主要致力于在日华人的创业支援,拉面春树、鲷盐拉面灯花、茶熏小笼包等品牌的加盟本部运营。迄今为止,已与60个品牌加盟总部达成了业务合作,帮助150位在日华人在日创业开店,指导促成了600件以上加盟业务,为300人创建公司提供了投资经营签证申请支持,更是为多家餐饮店提供了业绩改善指导。

 

迅速反应,积极对应

蒋丰:这场疫情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三个:一个是它具有全球性,它不是局限于某一个国家,而是冲出了国境,跨越地域,进行全球性的蔓延。二是它所带来的损失、打击是有一种全面的覆盖性。现在很难说有哪一个行业没有遭到它的侵袭、破坏。三是它在时间上的长度性。到现在算起来已经快有半年的时间了,它维持之长也是非常罕见的。另外,我们还应该看到,这场疫情考验了中日两国人民的情谊,双方在共同抗疫的过程中留下了很多动人的故事。

但与此同时,这场疫情对在日华人经营者所带来的打击也是长远的、沉重的。比如在教育领域,日本全国绝大多数学校响应安倍首相的“要请”,开始了长达3个多月的停课。就连中国留学生的预言学校、补习班也包括在内。

杨舸:是这样的。行知学园在1月份的春节期间,已经非常警觉,当时日本国内对疫情还毫无防备,没有做任何预防工作。

由于担心学生在上学过程中感染,我们先向日本的入国管理厅打电话咨询,申请停课或允许网络教学。入国管理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于是打电话给日本的法务省。法务省的回复是,规章制度里不允许停课与网络教学,而且国家还没有这样的指示。

为此,我们只能在校内做好防疫工作,为学生们准备大量的口罩和消毒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再等了,于是在日本率先导入网络课程。

蒋丰: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日本的行政机构是没有规章制度就不知道如何办事,无法灵活对应突发情况,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行政不作为,不肯承担责任。面对这种情况,华人经营者的反应速度尤为关键。行知学园在停课与网络教学上,就做到了动作早、行为快。据日媒报道,在疫情影响下,申请破产的日本企业越来越多,失业人口也随之增多。曹阳社长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日本IT业的现状吗?

曹阳:IT行业本身不算是一个独立的业种,它肯定要服务于其他的行业,因此每次危机到来的时候,IT行业所表现的影响都是在之后一段时间,今年也不例外。今年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业种应该是旅游业、铁道交通运输、观光业。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日本的IT集成商,服务于这几个行业相关IT集成商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另外,此次的疫情导致日本很多企业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被强制在家办公。企业有企业的责任与社会义务,需要响应国家的政策、国家的号召,所以很多项目只能中止。尤其是金融行业,今年下半年的大部分金融项目都被搁浅,这也波及到IT行业。

对于华人的IT公司来说,业务内容包括一部分的产品开发,和一部分的IT人员派遣业务。所以如果在日华人的IT公司不具备非常充足的一流的客户,在接下来的3、4个月里,业务将减少很多。

蒋丰: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提出要回避“三密”:即密闭的环境、密集的人员、密切的近距离接触。这样一来,受打击最大的就是餐饮业。创业新干线旗下品牌在日本开设了100多家店铺,在2017年进军中国的上海和广州,在深圳也正筹备扩张店铺。疫情对各个店铺的印象如何呢?

藤原亮:是这样的,我们得把3月份、4月份分开讲。从3月份来讲,我们的店铺有两大类。第一个商场店,第二个是路边店。商场店我们是积极响应号召,该停业的基本都停业;路边店是短缩营业时间。

我们的饮食店主要是做现金买卖,没有营业额就是断了血脉。3月份我们的营业额降到50%以下。到4月份的时候对我们的打击更大,有的店铺降到10%,有的店铺根本就开不了,颗粒无收。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积极做维护,疏散人员,想回国的送回国,没口罩的放口罩。现在我们员工100多人里还没有出现感染者。

 

殚精竭虑,绝地反击

蒋丰:我注意到,藤原亮社长说营业额就是血脉,还使用到了颗粒无收这个词。可见华人餐饮业所经受的冲击是最大的。如今,日本基本上是全面复工,各个行业又都做了那些防控措施呢?

杨舸:我们担心学生在上学过程中,接触到无症状者,所以在设定课程的时候,错开了上下班的高峰时间。

在设备上,我们1月份就已经采购了大量的空气净化器,还有口罩、体温表、消毒液、洗手液、漱口水,包括学生之间的塑料挡板等,尽量避免学生近距离接触,杜绝校内集体感染。

在课程上,我们针对那些假期回国,疫情期间无法返日的学生,开始了网络课程,尽可能让他们的后期考试计划不受影响。

曹阳:我谈一下我们公司的情况。我们是从6月1日开始全面复工。

一是少人化,一是非接触化。我认为,这两个词非常关键。为了实现少人化和非接触化,公司这边也做了相应的对策。总体来说可以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软的方面,一个是硬的方面。

软的方面指的是在4月7日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当天,公司成立了防疫对策本部,部长由我本人担任,执行董事分别担任各支部部长。防疫本部的职能,一方面是贯彻日本政府的防疫措施和举措,另一方面是按天为单位来管理员工及其家人的健康状态,建立报告体制跟沟通体制。这样哪怕真有人感染,我们也不至于慌乱。

 

藤原亮:我也来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复工过程吧。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准备,第一个方面是避开“三密”。所谓三密也就是密闭、密集、密接。我们员工上班前肯定要量体温、戴口罩。如果体温超过37.2,就不允许上班。在店门口摆好了酒精消毒液,把对面式的饭桌安装上隔板,撤掉一部分的座位,拉开桌子与桌子间的距离。另外我们支持手机付费,避免以现金为媒介的感染。

第二方面是营业模式的转变。从求生存、求发展的角度来看,疫情之后店内的营业额肯定会受到影响,降低了10%、20%,甚至50%的份额怎么来填补呢?我们想到的用外卖来填补。所以在疫情期间,我们一直没闲着,很多加盟店是拉面店,所以要寻找把拉面的汤跟面分开放的外卖,要让客人在店里吃面跟带回去吃面,基本上口感一样。

蒋丰:危机就是转机,危机就是商机。如今在日华人企业家都希望看到困境之下出路在哪里?转机与商机在哪里?所以我想请三位社长介绍一下自己是如何带领企业“绝地反击”的。

杨舸:这次疫情给我们公司带来的变化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工作方式,一方面是提供教育的方式。  

我们作为语言培训机构,有很多日本的老师,他们一直习惯于当面授课,疫情前我们也和日本的老师交流过,但是他们都持否定意见,认为语言学习必须是面对面授课才行。而且他们对电脑操作的熟练程度也很差,更喜欢打印出来的书本。这次疫情的发生,等于是半强制性的让他们在家里学习网络课程的操作,际使用后,他们发现也很好用,而且能把一些碎片时间充分利用起来,这是工作方式的改变。

今后通过网络课程的发展,能够更早的抓住国内的学生,让他们更早的体会日本的教育。在他们来日本之前,就可以接受我们的老师的网络课程。这对于他们初期了解日本留学有一定的好处。

在中国武汉疫情爆发后,日本社会各界都给予了很大的帮助,许多中国家庭都重新认识了日本社会,对日本人的好感也提少了不少。我想,今后会有更多的年轻人选择赴日留学。

曹阳:确实在危机状态下,一些行业能产生新的商机。比如说像手提电脑,现在整个日本都投入大量的财力让各个企业更新在家办公的环境,大家都在订购电脑。但最近出现的情况是,订完之后商品都不了日本。

如今,日本已经进入了与新冠病毒共存的新常态,在家办公、上网课也将成为常态。大家都希望优化办公、学习的环境,这里面就留给IT产业很大的空间,为日本提供少人化、无人化方案,把负能量的东西变成正能量的东西。

 

历史机遇,危机并存

蒋丰:我了解到,对于新冠病毒的源起地,国际社会还有争议,所以大家都关心后疫情时代,关心日本社会对在日华侨华人的态度。据我观察,从总体上来说,尤其与欧美国家相比,日本社会对华侨华人的态度是较为平和的。

这并不是说日本社会没有出现过排挤华侨华人的情况。比如说在横滨的中华街就出现过匿名信,说中国人是垃圾、中国人是病毒,都应该滚出去。在靖国神社的厕所里也有涂鸦,声称要杀死武汉人。但这些在日本社会极为个别。

自疫情发生后,无论是日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团体、民间机构,都做到了与中国相互守望、相互扶助。2008年,也就是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时,日本曾经主动创造过一次“地震外交”。到了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中国也多方援助日本,回应了“地震外交”。这次疫情期间,双方通过物资援助,诗词传情,书写了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开创了“疫情外交”的新局面。

疫情既是危,也是机,尤其对中日合作而言更是如此。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把全球化挑战课题摆在了世界各国的面前。中日两国有着扎实的合作基础和合作经验,在共同应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件、医药研发、防疫抗疫,以及后期的经济产业等诸多领域也拥有更多合作空间和潜力。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