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围绕疫情国际诉讼的国际法分析
作者:梁云祥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5/22/2020 10:30:51 AM
 

最近,面对疫情所造成的严重生命和物质损失,美国及其一些国家出现要求追责的声音,而且将目标盯在了中国,即准备通过法律诉讼要求中国赔偿。对此,中国方面当然给予了批驳和抵制,除去强调应该共同应对疫情这一人类共同敌人外,也指出这是美国等国家一些反华人士对中国的污名化政治操作。尤其在中国民间,美国等国家的如此做法使人们联想到了整整120年前上上一个庚子年的八国联军及其庚子赔款,而今年恰恰又是一个庚子年,因此更是引起了中国一些民众仇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情绪。

那么,这一相互博弈会如何展开以及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也就是说,这些试图通过起诉中国要求获得赔偿的法律诉讼是否能够成立以及可能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

一般来说,要求一个国家就某一事项进行赔偿,在国际法上首先需要确定国家责任,即赔偿是国家承担责任的一种方式。不过,确定此次疫情中的国家责任,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首先,在传染病这一国际公共卫生领域如何确定国家责任并无先例,病毒并非人的直接行为所导致,甚至很难人为控制,基本上属于“不可抗力”,而“不可抗力”是国际法上免除国家责任的条件之一。

其次,一些国家可能会以疫情初期对疫情消息隐瞒封锁以及对公众舆论的压制为由起诉中国,即认为中国未能及时透明对国际社会进行通报,违反了由《国际卫生条例》等国际协定所要求的及时发现、评估、报告、通报等国际义务,以至造成了疫情在世界范围的大流行并造成巨大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不过,中国方面究竟是否对疫情进行了隐瞒封锁以及对公众舆论进行压制,其实同样不容易确定。中国方面一再说,新冠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认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病毒需要有一个过程,而且一经发现就以最快速度向世界卫生组织及其他国家及时进行了通报并以迅速有力的措施加以应对和控制,其措施和效果甚至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评价。而中国之外疫情的大规模扩散反而是在中国已经采取封城等严厉措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此次疫情为“全球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而且也是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与此同时就已经停止了往返于中国的商业航班之后。实际上,所有的疫情受害国在最初都低估了这一病毒的传染性与危害性,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的疫情流行同样也有初期应对不力的问题,因此在中国之外疫情大规模扩散及其造成严重损失的责任显然并不应该由中国来承担。

尽管在这个问题上很难确定国家责任,但针对中国的诉讼仍然有可能进行,其实目前已经出现了针对中国的诉讼。根据目前的情形来看,通过国际司法机构进行诉讼的不会太多,因为只有国家才能够成为当事者,并非任何行为体都能够成为当事者,因此大部分的诉讼都是通过国内法院来进行的。

对于此类诉讼,中国自然会坚决反对,在主张国家主权豁免的前提下,一般会采取“不应诉、不承认、不接受、不执行”的措施加以应对。不过,目前重要的是通过对国际法有关规则的合理解读和有效的对外传播,全力避免出现大面积众多国家内部团体和民众针对中国提起诉讼,因为一旦出现此类诉讼,完全不理睬也不现实,尤其是如果判决中国需要承担国家责任,就有可能会带来一些法律后果,甚至会带来一些财产损失和严重的政治后果。也就是说,如果出现针对中国的诉讼,尽管中国可以不加理睬,但有可能进行所谓缺席审判,还有可能扣押中国海外资产。当然,即使出现这种情况,中国也可以采取报复行为,扣押对方在华资产,不过这样做无疑会引起国家关系紧张,成为重大的外交问题。而且,如果类似的诉讼出现多起,即使没有太多的财产损失,也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其间接损失难以估量,同时还有可能激起中国国内更激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迫使政府同美国等国家更为敌对,从而改变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以及影响国际关系的稳定。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