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好在我努力,还会更努力
——贾平凹《万物有灵》读后感
作者:程千凡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5/13/2020 9:37:52 AM
 

 

那天,在深圳书城里的精品散文区琳琅满目的书架上,我一下子被作家贾平凹的散文集《万物有灵》(长江文艺出版社,2020年1月第一版)磁石般地吸引住了。书名的四个字,似乎在替万物代言,向人们传递一种“灵”的感受。于是,我不怕自己的钱包再瘦一些,毫不犹豫地把这本书带回家中。

厚积薄发。从表面上看,散文集《万物有灵》不过是20万字,共有66篇散文随笔。但是,这是从贾平凹1981年到2019年这40年间的散文作品中精心遴选出来的。一个人,能够精力充沛地创作、写作40年,这是何等的不易。我相信,这期间的道路不会是平坦无坎的,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这就需要毅力与韧力,需要挚爱与付出,需要观察与揣摩。我刚过而立之年,没有赶上手握笔管爬格子写作的岁月,恰逢可以敲打着键盘让文字蹦跳而出的年华。当我初踏写作之路的时候,有过词不达意的尴尬,有过不知如何下笔的窘态,有时感觉自己不是写作的材料,更多的时候是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感到自己“嘴尖皮厚腹中空”。不知有多少次,面对窗外夜空眨眼的星星,我想放弃写作;不知有多少次,我为自己读书慢、写作慢而焦虑不安。唯一可以庆幸的是,我还在坚守着,每天即使写300字日记,也还在坚持着。贾平凹是高产作家,尽管如此,也只是从他40年的散文写作中选出了20万字的精品。因此,贾平凹成为我写作道路上的一盏明灯。我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超过贾平凹,我却知道自己会永远追随着贾平凹。

翻开《万物有灵》看目录,就发现作者对万物的痴情与钟情。围绕着树,他写下了“一棵小桃树”、“龙柏树”、“黄灵柏”、“六棵树”、“关于树”;围绕着花,他写下了“冬花”、“访梅”、“观菊”、“说棣花”;围绕着时光与季节,他写了“天上的星星”、“对月”、“月迹”、“夏河的早晨”、“大洼地一夜”、“白夜”;围绕着动物,他写下了“云雀”、“燕子”、“鸟巢”、“一只贝”、“地下动物园”;围绕着亲人,他写下了“祭父”、“写给母亲”、“女儿婚事上的讲话”、“读书示妹十八生日书”、“关于父子”。所有这些,从树木到花卉,从季节到动物,还有那一位位亲人,都有作者独特的观察与细腻的情感,从中传出落地有痕的“万物有灵”。

读着贾平凹写的“祭父”和母亲过世的故事,我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索性就任性地随它流淌湿衣衫。能捧着一本书落泪,也是难得的倾诉与宣泄。人,这一辈子,处处皆苦是常态,苦尽甘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依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

创造精神产品、文化产品的人,内心大都是孤独的。贾平凹在《万物生灵》中说,“人立于世间,既要面对内在生命的孤独,还要面对外在生命的烦恼”。以往,我畏惧甚至逃避这种孤独,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不惜与酒为伴;以往,我厌烦甚至拒绝这种烦恼,当烦恼缠绕心头萦绕脑海的时候不惜漫步街头。贾平凹告诉我,“真正的从容,不是躲避纷争于喧嚣,而是平静面对困惑于烦恼”。

贾平凹,从黄土高原上走出来的农民作家。我呢,从河南平原走出来抱着“作家梦”的村妞。距离之遥远无法丈量,努力之差距无法测评。有关系吗?我轻轻地合上《万物有灵》,默默地对自己说:德润万物皆有灵性,道藏千里俱含玄机。好在我努力着,还会更努力。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