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让日本铭记的“3•11大地震”的“中国救命恩人”
——访日本WWB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龙润生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  蒋 丰   王亚囡

说起来是2016年的一天。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约请旅日新华侨、日本WWB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龙润生一起晚餐。结束之际,龙润生离身要去付费,小泉纯一郎迎面拦下,充满感情地说道:“作为日本的一个政治家,我的确不知道怎样请人吃饭。平常,都是人家请我吃饭的。但今天是我请你吃饭,饭费也一定由我来付。因为对于日本人来讲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日本的救命恩人”。这个称呼,充满着内心的感激;这个评价,凝聚着过往的历史。龙润生告诉记者:“当时,我来日本留学,工作也将20年了。一路走来也遇到了很多友好的帮助过我的日本贵人。首先我的这次行动也是我应该做的,是我的分内之事。同时我是中国三一重工的日本总代理。我做的事情,也代表着三一重工,代表着中国。所以,如果说是‘日本的救命恩人’,那同时应该是三一重工,那应该是中国。”

在2021年日本“3•11东北大地震”十周年的前夕,《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日本新华侨报》联袂采访龙润生,听他讲述那段令人难忘的故事。

 

一、“救命恩人”背后的故事

时光倒逝。2011年3月11日,日本时间下午2点46分,一场千年未遇的9.0级特大地震以日本福岛县为震中突然爆发,波及列岛。当时,中国三一重工日本总代理龙润生与同事正在东京地铁的车厢中。片刻过后,交通中断,手机没有信号,导航失效,他们只能凭借着模糊的道路记忆,一步一步地走回公司。推开办公室的门,看看腕上的手表,这段行程居然用了将近8个小时。打开电视机,大地震后巨大海啸奔腾龙卷般吞噬民宅、厂家、社会生活设施的一个又一个罕见的场景,何止是撼人心魄,堪称令人不寒而栗。直到今天,日本各家电视台都在遵守着一条“业内行规”,那就是再也不准播放震后海啸的场景,理由是避免刺激那些因此失去亲人乃至家园的灾民……

几乎与此同时,福岛第一核电站、第二核电站因遭受地震和海啸侵袭,有可能发生核泄漏的危险讯息出现在媒体上。在1945年战败前受到过美国两颗原子弹之害的日本人,对“核”字有特殊的敏感和忌讳。很快,传闻四起。为了躲避可能出现的核泄漏危险,日本一些大财阀的掌门人陆续撤到香港、新加坡等地,日本一些大企业也酝酿将总部迁到海外,美国航母编队因为担心核泄漏与核辐射,停止了对日本灾区的救援。

日本媒体滚动式海量报道,日本全民心忧万分倾情关注,整个列岛陷于前所未有的恐怖和恐慌之中。

作为中国三一重工的日本总代理,龙润生对这场弥漫的“震后核危机”给予了更多专业上的关注。他们组成了三人监控小组,每天不分昼夜把握福岛核电站的动态。他很快地注意到:3•11东北大地震引发的强势海啸造成福岛核电站严重受损,给核燃料堆降温的设备已经无法正常运转。如果不能及时降温,核燃料继续燃烧所产生的巨大能量,将引发严重的灾难性后果。他们在电视里看到政府组织了用消防车灌水,可是高度不够,又看到用直升机洒水那根本就不能准确的起到洒水作用。这时,最为需要的就是长臂泵车,需要长壁泵车从高空降水,不停地给受损的核电站降温、降温、降温!

熟悉日本长臂泵车市场的龙润生知道,此刻日本国内仅有一辆臂长为50米的德国产泵车,它的绰号叫“大象”。但是,如此的长臂泵车,高度远远不够,根本无法化解福岛核电站4号机组的危机。主管福岛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告急!告急!告急!

此时此刻,龙润生一组想到三一重工设计生产的一辆62米的长臂泵车正在上海港,准备出口到德国。这款长臂泵车原本是在建筑物封顶时用来浇灌混凝土的,而它的臂长正好符合福岛核电站4号机组现场的苛刻要求,如果用来灌水降温,就可以解燃眉之急。

龙润生一组为此与东京电力公司进行沟通的时候,东京电力公司急切地说:“把这辆长臂泵车卖给我们吧!价格多贵都没有关系,我们现在急需这样的长臂泵车!”当通过三一重工在日员工拿起电话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三一重工总部的时候,传来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的答复:“不卖!不卖!做一流的社会贡献是三一企业宗旨之一,日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在此时此刻我们愿意雪中送炭,我们把这辆泵车捐赠给日本灾区!”

一个细致且专业的观察,把握了日本特大地震后“核危机”的痛点。一个为拯救危机而放弃自身商业利益的重大决定,拨开了笼罩在日本列岛上空的乌云。那边,三一重工火线做通订购这辆泵车的德国客户的工作,让这辆泵车迅速换乘到“苏州号”航船;这边,熟悉日本的龙润生一组巧妙地躲避开日本行政官僚的墙壁,通过日本红十字会负责接收。

当中国三一重工这辆长臂泵车“巨无霸”般地抵达日本大阪港的时候,尽管它超高、尽管它超重,日方还是配合龙润生一组打通了一切相关的环节。通关、消防、警备、交管,所有部门都在提供方便。在把长臂泵车从大阪运往东京的路途中,日本警方提供一组前导航后压阵车无阻碍地风驰电掣,一路引行。目睹这辆长臂泵车运输风景的人们,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来自中国的一辆“救命长臂泵车”。

来自中国三一重工的长臂泵车在前往灾区的途中——千叶县滞留了两天。这两天的时间,是随行而来的三一重工工程师给日本东京电力电力公司员工培训的时间。此前,日本曾安排直升飞机从空中向核电站降水,但直升飞机不敢低空飞行,担心已发生核电站的泄露会杀伤空行员和突发爆炸事故,这样高距离的降水也就犹如细雨斜洒无法见效了。此前,日本也曾找到几辆臂长高度不够还需要驾驶员上机作业的泵车,但是把“生命第一”放在首位的员工不肯就位。现在,来自中国三一重工的长臂泵车,完全使用遥控器操作,需要培训的是操作手。

两天以后,这辆长臂泵车驶入福岛核电站灾区现场。62米的长臂徐徐而起,伸向湛蓝的天空。一声令下,遥控器操作手遵令而行,这里最最需要的降温之水瓢泼暴雨般倾注而下。来自中国三一重工的长臂泵车,像一位不知疲倦的劳动者,每天24小时把以吨为单位计量的水喷撒下去。

时至今日,这辆长臂泵车到底工作了多少天时间,到底降撒了多少吨水,在东京电力公司都还是不能公开的秘密。龙润生说:“尊重日本,我也来保守这个秘密吧。我只能告诉你:当这座核电站的高温降下去,从灾区现场到东京电力公司,从东京电力公司到设置在首相官邸的对策本部,是一片欢腾!”

当时,日本民主党政权的重镇人物会见龙润生,悄悄地告诉他:在中国的长臂泵车没有到位之前,日本已经在着手重金募集60名敢死队的斗士。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日本募集敢死队斗士并不顺利。无奈,日本政府下达“硬指标”:自卫队必须出20人,警方必须出20人,还必须有20名专业消防人员。但是,正如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把这场特大地震灾害称为“想定外”——也就是意想之外,大家也明白即使能凑60名敢死队员也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到底这核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强了,人根本就无法接近核炉,大家都很明白这可是有去无回呀。好不容易有几位敢送死的人员也都纷纷写下了遗书。也真的是“想定外”了。

饥不择食,灾情就是命令。得知福岛核电站缺少长臂泵车的消息以后,东京电力公司也曾出现过商家、中介频涌的事情。有的人,把花5000万日元买的二手长臂泵车,转手用2亿日元卖出去;有的中介,为此赚取了三倍、五倍的利润,最后没有实际效果。日本民主党政权一位大臣得知此事后,风趣地说:“那辆德国的长臂泵车绰号叫‘大象’,我想给中国这辆长臂泵车也起一个绰号,那就叫‘大长颈鹿’吧。”

写到这里,记者心情迫切地要披露一件事情:在相当的时段内,德国的长臂泵车设计和制造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大象”就是他们的代表性作品。现在,德国这家生产“大象”长臂泵车的企业,已经被中国三一重工收购了。10年前,中国三一重工能够生产制造62米高的长臂泵车;今天,中国的三一重工已经能够生产制造101米高的长臂泵车!

2021年,距离2011年“3•11东北大地震”已经整整10年了。被誉为“大长颈鹿”的中国长臂泵车依然屹立在福岛核电站灾区现场,呵护着守护着一方平安,探求着摸索着最后的解决方案。所有经过那里的人都会说:“看,那就是当年中国捐赠的‘大长颈鹿’。”都十年了,龙润生公司至今依然坚持免费给东京电力提供对‘大长颈鹿’的免费修理,保养服务。他说,只要条件允许,我们好事就得做到底。

 

二、不平凡的留学道路

中国“大长颈鹿”的故事已经讲了这么多。但是,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忘记这背后的重要推手——龙润生。

1993年,龙润生到日本留学,步入位于日本中部的重要城市——名古屋市立大学经营学系学习。提起名古屋,有的人会想起日本“战国三杰”的收尾者德川家康曾在这个地域叱咤风云,有的人会想起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丰田在这里雄踞天下,但龙润生更看重这里曾经是“乒乓外交”的发源地。他说,那种“小球推动大球”的恢宏战略外交思维给了自身很大的刺激。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受益无穷。

从名古屋市立大学毕业以后,龙润生进入一家日本企业工作。日本有一句俗语,叫做“石头上面坐三年”,类似于我们中国所说的“板凳要坐十年冷”,刻意强调是忍耐和忍受,凭借“苦熬”出人头地。但是,龙润生反其道而行之,明确表示我只能在这家企业工作3年,我还有另外明确的追求。

龙润生说自己至今都难忘到日本后第一次回国在上海降落以后的事情。那个夜晚,他站在外滩高层酒店的阳台上,隔窗眺望着黄浦江对岸欣欣向荣流光溢彩的浦东新区,俯首环看着璀璨生辉那车水马龙般的车流,有几块巨大醒目的广告板映入他的眼帘——“三菱”、“东芝”、“松下”。他知道,这些都是来自日本的著名品牌,这些都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涌入而来的,一个企业的名称囊括了它所有的产品,一群企业汇聚成一个国家的企业形象。龙润生在想:什么时候,中国企业的品牌也能够这样耀眼矗立在日本东京大都会的中心街头呢?

龙润生期盼的日子很快到来。当他在东京银座四丁目繁华地带的高楼上看见中国“海尔”的广告时,瞬间感到两眼湿润、模糊起来。他驻足在这块广告牌下,久久抬颈仰望;他特意在街头来回巡走,从不同的角度观察这块广告牌,内心则如浪涛滚滚,风助海势,海借风威,渴盼着这样的中国企业广告越来越多,越做越好。

按照自己的人生计划表行事。3年过后,龙润生从这家日企辞职,转身报考日本著名的私立大学“双雄”之一——早稻田大学,攻读MBA学位。此刻的龙润生,少了些许年轻人的青涩,不再是手握书本不放了。有的时候,他会到校园里面走一走,经过中国共产党人先驱李大钊曾经学习过的政治经济系大楼时,他会停步下来。有的时候,他会钻进图书馆,查一查中国共产党创始人陈独秀与早稻田大学的来龙去脉。这些近代中国志士仁人在东瀛上下求索真理的精神和勇气,升华了龙润生的追求,拓展了龙润生的情怀。

如果说在名古屋市立大学读书的时候,龙润生还是埋头书本、扎头课堂的话,在日本企业锻造了3年的龙润生这次重新走进校园后,更加重视的是“学以致用”。原本致力于成为机械工程师的龙润生,放宽眼界,调整视角,开始关注日本的工程机械租赁市场。

龙润生特别关注那位日本“东方租赁”企业市场的开拓者、如今是日本金融与租赁集团资深董事长宫内义彦的“创业史”,他成为龙润生心中的一个“摹本”。于是,龙润生一边在校读书,一边走访数十家日本企业的掌门人,把书本的知识与口传的知识结合起来,把理论的知识与实践的知识结合起来,不仅写出了以租赁市场为主题的学术论文,获取了早稻田大学的硕士学位,几家租赁公司还提出高价要收购这份论文。更重要的是,龙润生与此同时还在校园里走上创业、在校园里积累人脉的道路。

或许,在当代中国留学生的历史上,不会记下龙润生成长的这一笔;但是,龙润生海外留学的经历,已经为未来中国留学生的发展开拓出一条新的路径。

如此读书——工作——读书,积累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当2011年日本发生“3•11东北大地震”以后,当福岛核电站因为可能的核泄漏与核辐射危机万分时,龙润生能够根据自己准确把握的市场讯息,准确无误地说出日本此刻只有一辆50多米高的长臂泵车。这个准确的讯息,为日本拯救这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地震•海啸•核泄露“组合危机”提供了准确的依据。

 

三、开创中日能源交流新摹本

2011年“3•11东北大地震”给龙润生的刺激并不是一时的,而是直接关联到他终生事业的选项。

在坊间对核电站纷纷议论的时候,尽管说法不同,但趋向渐同,那就是不能完全依赖核电站,必须在此之外多条腿走路,要开发安全、清洁、可循环发展的绿色能源。

龙润生告诉记者:他特别注意到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中国领袖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把发展的目光投向人类生产和发展的未来;另一件事情就是原来力挺核电站的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也在转变立场,主张有效使用自然资源。显然,这种来自政治高位的认识,正在成为一种世界性的共识,也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论基础。

龙润生悄然转型,创办WWB公司,把自身业务重点放在以太阳能为代表的新能源的开发上。让龙润生感动的是,在自己的农光互补项目举行奠基剪彩的仪式上,小泉纯一郎、细川护熙、菅直人三位来自不同政党的前日本首相齐刷刷地到场祝贺。小泉纯一郎当场表示,三位前首相共同出席一家民营企业项目的奠基剪彩仪式,这是日本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

在事业的发展中,龙润生特别注重开发中的保护,特别注重在开发中保护当地居民的利益。他告诉记者,许多地方从事环保事业的同时,一方面破坏了当地的水土环境,另一方面用传统的收购、并购方法实际上是把当地居民驱赶出了家园。我们的思路是:必须在开发的时候最大限度地利用荒废土地,让这土地不仅在“绿”起来,还要“能(源)”起来,这是提高土地资源的使用价值。更为重要的是,内心中对当地的居民要有一种“敬畏感”和“尊重感”,更不能因为他们的一些所谓“高要求”就和他们对立起来。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这里是他们的故土家园。不能因为自己来开发,就把自己当作“救世主”,把他们摆放在对立面上。相反,应该与他们一起考虑未来的“利益点”在那里,考虑他们的子子孙孙如何在这里传承、生活、发展下去。

凭借着如此清晰利民的思路,龙润生的WWB公司的许多光伏项目,都是在农田中空中搭架,上面的太阳能板可以发电,下面的农田依然可以耕种。而当地农民在保证了自己农田收入的同时,还增加了一份来自光伏项目的收入。以往,那种“企业征地难”化解了,逆向出现的是日本“农民招商忙”。

更有意思的是,当日本有的右翼媒体又在“污化”中国系的民营企业在“征地”的时候,当地的农民或者找上门去,或者直接打电话怒斥:“你们这是要阻止我们提高收入吗?”

胸怀梦想的龙润生透露,他们计划到2030年,WWB开发的太阳能电站的发电量能够达到1000兆瓦,这是取代一个核电站的发电量。

龙润生并没有把自己的发展局限在日本。目前,WWB已经在全世界十多个国家设立了分公司和工厂,生产光伏发电设备,发展智慧电网,将光伏等清洁可再生能源产出的电能储存起来,让世界人民,特别是不发达国家的民众也能够用上安全、可再生的清洁能源。

说到这里,龙润生有点激动,他表示,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宏伟的目标。在这个总目标下,应该考虑设置各个分目标。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后,整个世界已经感到构建“生命健康安全共同体”的重要性。在日本“3•11东北大地震”10周年的时候,我们再次感到打造“可持续能源发展共同体”的重要性。这些,都是战略关联、战略利益,当战略利益点交融汇合在一起的时候,这个世界就一定可以改变。

 

后记

其实,记者与龙润生相识已经十年之久。当年,龙润生协助中国三一重工向日本灾区捐赠后来被誉为“大长颈鹿”长臂泵车的时候,记者曾经对他作过采访。时任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曾称这是中日两国“地震外交”的拓展部分。如今,龙润生靓丽转身创新业,拓展出一条中外经济合作发展的新路径。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IT
 友情链接: 新华网中国网新浪网光明网大公网文新传媒香港经济网欧浪网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